摘要:
  立足水头,把石材园区布局全国,石材业引发大变局。南安石材大佬们都不想错过机会。
  长三角角逐,南安人拔得头筹。今年5月3日,东升股份董事长王尚云在东升(南通)石材产业园首批企业集体开工仪式上,描绘如何“打造长三角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石材产业基地”。早在此前,王清安、曾水獭、洪耀宇等一批南安石材大鳄以投资者身份亮相洋口港石材产业园。
  抢占北方。在堪称北方规模最大的石材产业基地和交易中心京津国际石材产业总部基地,以久久石业、华辉石材等为代表的十几家南安石材企业已经开始唱主角。
  鏖战中原。南安市石材工业协会郑州分会出面,投资郑州国际石材工业园。南安市三盛石材公司联合三家企业,在河南平顶山投建鲁山国际石材工业城,打造一个2000亩的“内地最大的石材生产销售基地”。
  挺进西部。从石井走出去的石材翘楚张跃前联手同乡在成都投资“西部石材城”,成为汶川特大地震后重建“急先锋”。今年,南安光明石业有限公司在新疆博乐市的石材产业集控区也已开工,该项目占地面积达3000亩。南安中泰石业则在四川巴中,规划了一个占地5800亩、预计总投资150亿元的四川盘兴中国西部物流园……
  因为拥有来自南安这一国内石材基地的产业优势和资金优势,南安石材企业投资的一个个石材产业园区都堪称“大手笔”,引起业界广泛关注。
  走出去整合资源提升产业
  在去年年底的第十三届水头“石博会”高峰论坛上,中国石材协会会长邹传胜断言,石材产业出现了从东向西,从南向北转移的趋势。石材产业以东南沿海地区的主要生产集散基地,开始向环渤海地区、长江中游和西南地区发展集散中心,方便全国布局,促成产业转移。
  “无论是先行一步的北京、天津、上海一线城市的石材市场,还是江苏南通、四川、贵州等地石材产业园区,基本上都是南安人唱主角。”福建省石材协会会长、溪石集团董事长王伯瑶告诉记者,石材产业的独特性,导致集聚度不比鞋服等泉州其他优势产业,往石材矿山靠、往具有强大消费能力的发达城市靠,由此引发近两年来全国各地兴建石材产业园区热潮。
  热潮的背后,隐含的是一种产业的整合提升。在王伯瑶看来,基于石材资源保证程度、建设用地、环境容量和物流成本诸多方面考量,一批石材企业立足水头,走向全国、完善产业布局是一种必然。“可以通过商会的平台,把在当地的石材商家聚拢在一起,形成产业集聚效应。”一位担任异地南安商会会长的石材界人士说,开发运作石材产业园区,就是整合当地人脉资源、南安石材产业优势和销售优势,提升整个石材产业。
  “巴中辐射整个西南、西北,希望把泉州三大产业石材石雕、瓷砖、水暖卫浴产品牵引到西部,让泉州建材进一步走向全国。”黄忠义说,水头作为中国石材之都,联动四川盘兴中国西部现代物流园,让南安石材企业更加真实地触摸到市场跳动的脉搏。
  水头作为首屈一指的产业基地,与全国市场联动,已经在不断地显现效益。“最近刚敲定两个大单,温州一个市政项目合同价格8000多万元,太原一个近9000万元的单子,已经把价格报过去,很快也要签协议。”昨日,王伯瑶告诉记者,随着国内石材产业园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溪石集团也不断完善在各地的销售分公司布局,近亿元的大订单“接二连三”地汇总到位于水头的总部。
  迈向千亿石材产业
  “在新的一轮产业转移过程中,水头正在加快打造世界石材之都的步伐。”在南安市市长王春金看来,南安石材企业纷纷“走出去”,但是总部和窗口还在南安,水头正在打造国际石材之都。
  确实,2009年以来,南安市先后出台发展循环经济专项规划、加强建筑饰面石材行业综合整治实施方案、扶持装潢装饰石材财税措施、石材行业准入条件、促进石粉碎石收集处理和综合利用实施方案、石材行业清洁生产规范、打造国际石材之都等近10项扶持引导石材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助力石材产业加速转型提升。
  如今,全国石材知名企业环球石材、高时石材、康利石材均已入驻水头,加上东升股份、华辉股份、溪石集团、东星石材等本地企业的迅猛发展,这里拥有中国仅有的2枚经国家工商总局认定的石材产品“中国驰名商标”,拥有福建省名牌产品22件、着名商标17枚,25家企业采用国际标准或国外先进标准。正是基于这里的强大产区优势,国家石材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福建工作站选在南安挂牌运营。这里也将诞生石材界的“黄埔军校”。
冲刺资本市场,也将助力南安石材企业领跑同行。8家上市后备企业,其中4家列入2013年省重点上市后备企业。已经走过十三个年头的水头“石博会”,早已成为中国石材界的“风向标”。此外,市场、产业、基地良性互动发展,闽南建材第一市场及新兴的中闽石材商城,共占地1300亩,年交易额达50多亿元,是目前我国最大的石材加工贸易、原材料集散、物流贸易中心。水头,成为当之无愧的石材报价中心。
如今南安的石材产业正朝着建设成一个集中一大批产业升级代表企业与龙头企业,配套服务功能齐全,集展示、交易、设计、平台、物流与金融为一体的千亿产业集群迈进。

2015年泉州将关闭所有石材矿山。对于南安三大产业之一的石材将面临不小的影响。依靠矿山生存的企业老板们都纷纷盘算着后路。因此对于石材行业的转型是大势所趋,原样固守或者心存侥幸,都是死路一条,可转型这两字说起容易做起来难,何况石材企业有大有小,不同的规模和转型之路,肯定不能“一刀切”,该怎么办呢?

一、大型石材企业

对于南安的石材大佬们而言,立足水头,把石材园区布局全国,是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在长三角地区,今年已经有王尚云、王清安、曾水獭、洪耀宇等一批南安石材大鳄以投资者身份亮相洋口港石材产业园,意欲打造长三角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石材产业基地。

在北方,以久久石业、华辉石材等为代表的十几家南安石材企业已经开始在堪称北方规模最大的石材产业基地和交易中心——京津国际石材产业总部基地唱起了主角。中原地区,南安市石材工业协会郑州分会出面,投资郑州国际石材工业园。南安市三盛石材公司联合三家企业,在河南平顶山投建鲁山国际石材工业城,打造一个2000亩的“内地最大的石材生产销售基地”。

至于西部,从石井走出去的石材翘楚张跃前联手同乡在成都投资“西部石材城”,成为汶川特大地震后重建“急先锋”。今年,南安光明石业有限公司在新疆博乐市的石材产业集控区也已开工,该项目占地面积达3000亩。南安中泰石业则在四川巴中,规划了一个占地5800亩、预计总投资150亿元的四川盘兴中国西部物流园。

寻求资本市场突破抢打上市牌

素有石材行业领军企业之称的福建万隆石业,则选择了上市之路解决转型难题。最初万隆石业主要从事的是石材大板贸易,比较少直接接触到最终消费者,但这种低端和粗加工的模式已经满足不了企业发展的需求,于是万隆的业务逐渐开始往工程用石材制品和建筑装饰方面倾斜,强化品牌意识,并在产品品种选择和工程项目选择上都作出了相应的调整。

无独有偶,和万隆石业处于同一级别的万里石石材也看中了“上市转型”这条大路,并有意拿下“中国石材第一股”的桂冠。万里石集团是集矿山开发、产品加工和进出口贸易为一体的中国石材行业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公司总部位于福建省厦门市。万里石强调要用专业的手段、用流程的方式给开发商一个根本的保障,面向未来要用超前的眼光去看市场发展,控制好资源,取得转型胜利。

二、中小型企业

石材大佬纷纷玩起大手笔,中小企业怎么办呢?应审时度势,整合自身中小石材企业的优势和市场热点,将转型升级的重点放在了“石材主题别墅设计”“高端别墅的装修设计”和一些重点石材资源拓展上,争取用“小而美”的差异化服务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