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们聊到了工程机械行业增速下滑、不公平待遇、国际化的艰辛,还有恶性竞争,那么什么最令您烦恼?”
  沉思了一下之后,向文波用低沉的嗓音回答:“还是恶性竞争。”
  所有企业及媒体都应抵制恶性竞争
  2012年对三一重工来说可谓多事之秋。年初成功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遭遇罢工风波;“行贿门”余音尚在;又有各种“裁员门”、“间谍门”纠缠;美国风电项目收到总统禁令,年终则宣布为回避恶性竞争“迁都”北京……
  “工程机械行业的竞争环境你们都很清楚。三一是个受人关注的企业,这个行业是个受人关注的行业,这方面的报道也很多……我认为这个行业的环境没有比别的行业更差,但是总是给大家这么个印象吧。”向文波说。
  工程机械行业的明枪暗箭,尤其是三一、中联两家龙头同城企业之间的你来我往,圈里圈外的人都看得出来。从员工在机械展会上互搞小动作,到对对方的产品事故津津乐道,再到双方高管在微博上的口水战。向文波曾用一句话概括这个局面“自古暗箭出同行”。
  他认为,工程机械行业的大环境是好的,只是有个别企业会恶性竞争。整个行业的成熟度与法制、经营环境有关。逐步改善需要一个过程,这是合理的问题,绕不过去。
  “竞争是市场的魅力所在,当然恶性竞争、采取一些非市场化的手段是不好的。应当是所有企业抵制的,也是媒体应该抵制的。”向文波如是说。
  然而,抵制恶性竞争,有时候也有可能身不由已参与其中。向文波也承认,底层员工的一些行为难以回避,三一只能反复向员工传递要理性,不能造谣、诬陷,要讲道德这样的观念。
  但是,无论是中联还是三一的高层,都曾在公开场合质疑过对方,也曾意味深长地说过一些含沙射影的话。也许正如这样一句话:你所厌恶的,正是你要变成的样子。
  媒体不应成为恶性竞争的推波助澜者
  “我们不认为竞争对手是敌人,我们称之为竞争伙伴。我们尊重所有竞争伙伴,但确实非常厌恶恶性竞争,对政商勾结更是无能为力。”最近向文波在微博上这样说。
  这似另有所指的最后一句话,让人不禁联想到三一重工去年宣布迁都北京。向文波当时说三一总部搬迁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规避恶性竞争,任何其他解读都是转移矛盾和焦点,尤其说三一离开是对政府不满是恶毒的离间。
  谈及此,向文波表示政商勾结在市场经济中是存在的,上述微博并非特指。无论是像三一这样的民营企业,抑或是国企,可能都会遇到。对于未来情况的改善,向文波寄希望于政府的反腐改革工作。
  他还强调,媒体不应该成为这个事情的推波助澜者,比如一些负面报道,是竞争对手提供的。另外不要制造矛盾、甚至是激化矛盾。大家应该一起来维护良好的竞争环境。
  事实上,有关三一的负面报道经常见诸报端,包括现金流出现问题、裁员、股价等等。对于这些,向文波能做的只有在微博上、在公开场合一一驳斥,一遍遍。
  “对我们实际经营没有什么实质影响,因为我们不是面对大众消费者,主要是一些舆论压力。我们仍然做我们的。”向文波表示,自从2010年5月三一谋求港股上市,竞争对手就组织媒体做三一的负面报道,直到现在仍不断出现。
  他呼吁“媒体不应该成为行业恶性竞争的推波助澜者,比如一些负面报道是竞争对手提供的。另外不要制造矛盾、甚至是激化。大家应该一起来维护。”
  行业从高速增长到平均增长
  正如向文波所说,竞争是市场魅力的所在,但厌恶恶性竞争。一个行业如果竞争环境不美好,往往有其自身的原因。
  曾经有好几个外资企业CEO说,中国市场和需求变化太快了,这是他们觉得在中国做生意最难的地方。向文波听到这个说法,笑着说“中国企业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快了受不了,我们是慢了受不了。”
  “我们习惯了高速发展的市场,而他们希望在一个非常稳定的市场里。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此前十年处于快速发展时期,市场需求变化非常快,国家行业政策也不断要求更环保、节能和安全的产品。”向文波称。
  然而,工程机械行业还是慢了下来。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国内13家主要企业2012年整体销售收入是3698.6亿元,比2011年下降了3.68%;利润降幅则达到34.1%。与此同时,工程机械行业整体的利润率由2011年8.83%降至2012年的6.04%,整体的财务费用则同比上升了73.8%。
  对此,向文波表示,去年三一的情况还好,但的确行业的经营环境变了,从过去高速增长到一个平均增长的市场。“但社会和业内人士会不适应,怎么收入一下子掉下来了。而我们觉得挺好,这个过程是必要的。”
  习惯了高速增长,在市场好的情况下大肆投入和扩张,盲目地研发竞赛,在市场跌入低点的时候被掩盖的弊端就会逐渐显现,比如过度促销、零首付乃至悄然延期付款,甚至用各种手段进行不正当竞争。
  “长期处在高速增长中对一个企业长期发展是不利的,去年一年我们进行了加强内部管理、流程再造、机构调整、继续创新、成本控制,还是不错的。”向文波说,“但今年的销售目标仍然比较保守。”
  从快到慢,从混乱到成熟,需要一个调整过程,但我们希望这个过程不要太长。
(中国混凝土与水泥制品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三一集团欲将总部搬迁北京的消息给行业的震惊和猜测只是个引子,29日,一篇名为《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的长篇报道,惊曝三一集团长期处于被监视监听的状态,董事长梁稳根家人及公司高管几次被抓、多次被检查,报道直指这些均是中联重科暗中指使。同城同行两冤家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一场恶战又起。
这篇文章一出,中联重科立即在公司网站上发布声明,称该文严重违背事实。“对中联重科进行了大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虚假不实的报道”,但对于报道中所谈到的细节问题并未具体回应。
这使得一直笼罩着两大机械行业巨头的恶性竞争再次浮出水面。有业内人士指出,两家公司的争斗在业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如今行业情况低迷,使得其竞争更为激烈,三一借迁都将这些问题彻底抛到了光天化日之下。他表示,两公司一味恶性竞争,不仅行业将受到致命打击,广大投资者也将受损。三一迁都,希望能带来好的结果。
“间谍门”扑朔迷离
实际上,就在三一集团决定将总部迁离长沙之前不久,公司的“间谍门”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11月13日,一则关于“三一重工涉嫌派遣间谍和技术手段窃取商业秘密”的曝料帖子开始在各大网站扩散。按照帖子描述,有确凿证据证明三一重工2009年、2011年和2012年,窃取包括中联重科在内的多家国内外企业的商业秘密。在这份9608字的材料中,中联重科表示:“这是中联重科发布在OA系统上的资料,是公司的内部资料,目的是强化公司广大员工的保密意识,维护公司和股东的利益。公司任意一名正式的员工登录OA系统,均可看到该资料。”对此,三一重工方面并未正面回应,仅简单表示:“这是有人在恶意炒作,我们也在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在此之前,不方便透露任何细节。”
此后的11月21日,三一集团计划将总部迁往北京的消息以一种非官方的形式曝出,三一重工多位不具名领导在接受不同媒体采访时表示,不胜对手骚扰。大众立马想到“两家相争,中联重科逼走三一重工”。而上述《独白》一文,则以专访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总裁向文波等高管的形式,叙述了三一重工近年频遭竞争对手中联重科恶意窃听、陷害等事件。据报道,梁稳根曾在内部公开宣称三一在长沙已无任何秘密可言。由于担心被监听,他通常不在公司召开任何重要会议,实在迫不得已,会选择在办公室外长长的露台上或者三一园区内一处池塘中央的亭子内开会。“只要有电器的地方,他都不敢开会。”三一重工副总裁梁林河说。
三一迁都欲寻求解脱
此外,2011年4月19日,同城竞争对手一手炮制的“行贿门”事件,令三一H股上市融资计划告吹。梁稳根坦言,三百亿H股融资告吹是三一创业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这一数字相当于三一2011年营业额37%。向文波则透露,若融资成功,三一每年可节省银行利息超过15亿元。
黯别H股使得梁稳根痛定思痛。10月初,梁在张家界会议上重申“一要三不要”原则:“要追求盈利和盈利能力,不要盲目追求规模、不要盲目追求座次、不要盲目追求市场占有率”。在会上,梁称自己正在研究博弈论。他分析三一与中联的两种博弈格局,一种是死斗到底,两败俱伤;一种则是放任中联成为业内规模之王,而三一则实现利润最大化。梁稳根选择了第二种方案。
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昨天在其微博表示,“我声明:报道客观反映了三一这几年的遭遇,所写的事件是真实的。实际情况比这个更复杂。”
看来,三一、中联各指责对方“无间道”,但三一重工也从未正式否认过其自2009年以来,多次采取非法手段窃取中联重科商业秘密;反过来亦如此,中联重科也未能提供有力证据,证明公司未对对方实施违法行为。“应该是互派情报员。”一家在长沙有销售服务点的机械公司高管说,“这两家的恩怨几天也讲不完,有的很有戏剧性,很难说谁是谁非。现在公安介入了,随着三一北迁,这种无谓的商业内耗会减少。”三一重工确认计划北迁
昨晚,三一重工发布澄清公告,称三一总部搬迁与湖南省投资环境没有任何关联。“三一又快又好的发展充分证明湖南有良好的投资环境,长沙具备一切打造世界级企业的必备条件。三一健康快速发展得益于湖南良好的投资环境、湖南省委省政府以及各级部门的关怀与坚定支持,全体三一人对此永远心存感激。”
公告重申,三一总部迁往北京的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加速推动公司国际化进程,实现“品质改变世界”、“成就世界级三一”的产业理想。并表示,此次搬迁只涉及总部少数部门和人员,泵送事业部、汽车起重机、路面机械以及在湘所有工厂和项目均不在搬迁之列,公司在湖南的产值、税收和就业基本不受影响。湖南将继续是三一未来发展和投资的重点。公告表示,公司重大决策都将经过科学研究,严格论证,充分考虑公司长远发展和投资者利益。“此次搬迁仍然处于计划阶段,所有工作将按法定程序推进。”
根据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统计,湖南在全国工程机械行业的排位跃居第一,主营收入占全国工程机械近1/3。梁稳根一手创建的三一集团拥有超过5.8万名员工,2011年营收高达802亿元,上交利税超过160亿元,这在湖南省仅次于湖南中烟工业公司。尽管2011年以来工程机械行业陷入周期性低迷,但中联重科凭借2010年增发募集的55亿资金占据了优势。今年前三季度,中联重科仍然在逆势中实现双增长,营业总收入391亿元,同比增长18%;净利润69.6亿元,同比增长17%。而同期三一重工营业收入407亿元,同比减少1%,净利润58.7亿元,同比减少23%。
如今三一重工正式宣布“迁都”,两冤家各据一方,恩怨不知能否暂时搁置。毕竟,整个行业已面临困境,生存发展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