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近日,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水泥展组委会一行3人来到中国铸造协会,与中国铸造协会就行业发展,企业服务,展会合作等方面进行交流和探讨。
左起第四位为张立波秘书长 右起第三位为中国国际贸促会建材分会周治洲副会长
中国铸造协会隶属于国资委,拥有全国千余家重点骨干铸造企业会员及60多个区域地方协会会员,会员企业铸件产量占全国铸件总产量的70%以上。中国铸造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立波介绍了中国铸造工业的情况以及协会的定位、管理、活动等方面情况。
铸造件广泛应用于水泥装备,中国水泥展中很多设备制造企业(特别是耐磨材料和矿山机械企业)都是中国铸造协会会员。此次交流,双方达成一致意向,立足于各自服务平台,不断深化信息共享、宣传推广、企业服务等领域的合作,力求协助更多的铸造企业加快技术进步、拓宽市场空间,在水泥及其它应用领域取得更大收获。

图片 1

图片 2

10月19日,由中国铸造协会主办,中国铸造协会铸铁工作委员会、苏州兴业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西玉柴机器股份有限公司联合承办的2017苏州兴业铸铁技术论坛暨全国铸铁年会在玉林宾馆举行,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铸造协会常务副会长张立波,以及中国铸造网董事长邹旺晴、铸造行业专家、铸造企业代表等约150人齐聚一堂,围绕“绿色材料精准工艺智能设备”主题,开展铸铁新工艺技术探讨。此次论坛分别进行了16场新工艺技术方面的专题报告,包括国内外铸铁熔炼与处理、环保型铸造粘结剂的最新发展、汽车铸铁件材质研究与应用、汽车发动机缸体铸造工艺等内容。此外,当天还召开了中国铸造协会铸铁工作委员会七届四次全体委员会议。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不断深入,中国铸件总产量不断攀升,技术持续进步,中国正在由“铸造大国”向“铸造强国”迅速转变,实现绿色铸造、低碳铸造,以工业机器人为核心的智能化与自动化装备革新,无疑将为越来越多的铸造企业提升竞争力和先进制造优势,赢得市场商机提供有力支撑。张立波指出,铸造企业在推进智能制造工厂建设方面,不能盲目购置设备,要做好充分的集成基础工作,让设备能够得到有效管理和充分利用,还要从企业产品特点和铸造工艺方面,确定自身的智能制造工厂推进方案。张立波强调,在战略发展中突破发展瓶颈,强基础,补短板,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是铸造行业提质增效升级的根本途径,是实现铸造强国的必由之路,他希望铸造企业要继续围绕铸造产业的改革创新、结构调整、技术升级,继续加强交流与合作,争取实现更大的进步和发展。目前,玉柴股份拥有亚洲最大、最先进的铸造中心以及行业最高效的机加工、装试生产线;已建成先进成形技术与装备国家重点实验室玉柴快速制造基地;无模快速成型技术等多项工艺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大中型发动机缸体数字化铸造车间”项目入选国家2015年智能制造专项。多年来,在狠抓产品技术进步的同时,玉柴股份十分重视铸造工艺水平的提高,不断缩短与国际先进同行的差距。玉柴股份先后建成了4条铸造生产线,产品覆盖玉柴的轻、中、重型全系列发动机缸体、缸盖和曲轴箱等关键核心铸件,具备年产17万吨铸件的生产能力,铸件综合废品率控制在2%以内,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铸造生铁企业五年来飘忽不定的命运有了转机。
在中国铸造协会等单位的努力下,145家铸造生铁企业日前正式通过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准入认定,自此,我国铸造行业用生铁需求将得到有效满足。
中国铸造协会理事长贾成炳2月25日用“过继”一词形容这145家企业的命运。“铸造生铁企业的出身是钢铁行业,但与铸造行业有血缘血统的关系,认定后的企业成了装备制造业的一员。”
“更名过户”后的铸造生铁企业并非一劳永逸。“这次认定不是终身制,不能高枕无忧。”工信部原材料司张德琛处长2月25日在北京接受中国工业报记者采访时说,工信部将对已公告企业名单实行动态调整。
铸造家族“添丁”
2月13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对外发布“符合《铸造用生铁企业认定规范条件》的企业名单”,山东济南庚辰钢铁有限公司、河北春风铸造有限责任公司、本溪参铁集团、山西晋韵钢铁有限公司等145家企业榜上有名。“铸造行业从此有了较为优质稳定的‘粮食’供应,铸造业内部形成了上下游共同发展的新型关系格局。”贾成炳说。
“145家企业的产能基本上可以满足铸造行业‘十二五’时期的发展需要。”张德琛告诉记者。
中国铸造协会提供的数据证实了这一点。2009年中国铸件产量占全世界铸件产量的44%,2010年我国铸件产量增长到3960万吨,其中各类铸铁件产量为2950万吨,占铸件总产量的比重为74.5%,对铸造生铁的需求量约2200万吨。
中国铸造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立波评价说,中国铸造行业所需铸造生铁已经基本上建立了供需平衡,形成上下游稳定的生产供应产业链,这些企业依托于当地铁矿资源和焦炭资源,供应本地及周边地区铸造企业。据悉,此次认定工作历时一年半。
2010年7月,工信部在完成了年度淘汰落后产能任务的下达后,开始委托中国铸造协会等单位制定《铸造用生铁企业认定规范条件》。当年10月召开了专家评审会,对认定办法进行了修改完善,并于2011年3月下发,指出符合规范条件的企业要以满足铸造行业需求为原则,未达到条件的企业应按期淘汰落后的炼铁设备。在文件发布之后,工信部2011年4月在山西召开了有主要铸造铁生产大省工业主管部门参加的会议。去年7月底之前,该部一共受理了19个省,203家企业,271座高炉,总产能5170万吨的上报材料。“对于各省上报的申请材料,我们委托中国铸造协会进行初步审查,对其中有明显不符合要求的材料进行筛选。”
“昨天,还有很多企业在为自己的炼铁高炉属于钢铁产业淘汰范围而发愁。今日有145家企业被工信部规范认定为具备合法身份,这是有关部门准确把握政策尺度,本着推动铸造行业进步,促进铸造用生铁企业健康发展,给予铸造生铁企业以政策的区别。”在中国铸造协会铸造生铁分会新当选的理事长、山东济南庚辰钢铁有限公司张国林难掩心中的喜悦。
缘自“企业诉求”
铸造行业是装备制造业的基础,我国铸造行业各类铸件生产总量已连续多年居世界之首,钢铁行业为铸造行业提供原料,而这些原料大多是400立方米以下的小高炉生产的。“按照国家的产业政策,这批小高炉是应该淘汰的。”张德琛说。
从曾经的18家到公告上的145家,铸造生铁企业行走在生死线上的状况虽已结束,但谈起2008年时保留下来的18家企业的情景,张立波记忆犹新。
他回忆道,2007年4月27日,国家决定淘汰200立方米以下小高炉。根据企业呼声和专家建议,中国铸造协会上书国家发改委,希望“刀下留人”,2008年4月30日,国家发改委有关领导签发《关于专门生产铸造用生铁小高炉暂不做淘汰落后对象的通知》,让铸造生铁企业濒临淘汰的命运有了转机。
记者了解到,2008年国家发改委确定了18家需保留的专门生产铸造生铁企业名单;2009年中国铸造协会推出72家生产优质铸造生铁的试点企业。工信部成立后,加大了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力度,但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一些地方企业以生产铸造用生铁为名躲避淘汰,淘汰落后产能任务落实不下去,影响了钢铁行业淘汰落后工作正常开展。
因此,工信部于2010年4月下发了《关于禁止将落后炼铁高炉转为铸造生铁用途的紧急通知》,叫停了各地小高炉企业打着生产铸造用铁的名义,躲避淘汰的乱象。对于有关生产铸造铁的问题,则在淘汰落后产能指标下达以后,将结合炼铁、铸造行业的实际情况,统筹研究解决。
“不是铁饭碗”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这次公告的准入门槛相对较低,工信部将适时对准入门槛进行修订,实行更加严格的管理措施。“这次认可并不是终身制,不能高枕无忧。”张德琛一再强调。
据介绍,公告中的小高炉只是考虑到我国的国情,为满足铸造行业需求暂时予以保留的。随着行业发展和技术进步,生产铸造用生铁的企业标准也将提高。公告也明确提出对已公告企业名单实行动态调整。工信部将对认定后又违反规定的企业及时从认定名单中剔除。
“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张立波说,也还只是铸造生铁企业获得的一张准入证,行业发展还面临着环保、能耗和安全;质量、认证和管理;技改、升级和转型等三方面的挑战。“145家也不是有了铁饭碗。”
中国铸造协会铸造生铁分会新当选的理事长、山东济南庚辰钢铁有限公司张国林坦言,“作为铸造生铁企业,我们深感自身与国家科学发展的整体要求还有不小差距,特别是在能源消耗和环境保护方面尚有较大改进空间。”
张立波说,企业绝不能因为“被认定了”而斗志松懈,于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而应始终牢记“动态管理”这个不可忽视的现实,必须从兼顾环保、技改、能耗、生铁质量和安全生产等方面积极着手,大力实施转型升级发展。
张德琛表示,下一阶段,铸造生铁生产企业要在转变发展方式上狠下功夫。
首先,各个企业一定要对照规范标准,自我检查,自我达标。其次,要加强企业的技术改造。通过加大技术改造力度,加大环保设施的投入,促进生产铸造用的企业整体水平的提高。第三,铸造生铁企业的生产经营要按照《铸造用生铁企业认定规范条件》要求,控制好产品流向,绝对不允许生产炼钢生铁。第四,要加强和完善行业管理。
记者了解到,北京中冶设备研究设计总院作为中国铸造协会为铸造用生铁企业提供技术改造服务的合作单位,该院副院长黄超2月25日在接受中国工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院将依托刚刚成立的“全国铸造高炉工程技术中心”开展铸造高炉升级改造的模块化设计。
据悉,该院初期将选定2~3家企业开展清洁高效铸造高炉工程实施试点,并通过试点验证和完善《铸造高炉技术经济指标和装备水平要求》。在试点的基础上,开展大规模的节能减排、清洁高效铸造高炉工程改造,全面提升铸造高炉的技术装备水平,促进铸造生铁企业的现代化生产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