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维家和酷家乐最激烈的竞争才刚刚开始,这绝不是一个从容淡定的友商江湖。然而,从这两家公司现有的规模、体量、格局以及家居行业发展的趋势看,这也不会是一场有你无我的殊死博斗。正如那句成语“不约而同”,2019年的10月底的家居界好不热闹,三维家和酷家乐两大家居软件技术企业分别官宣了新的融资新闻:10月30日,三维家“C引力”C轮融资暨新战略发布会在广州隆重举行,三维家正式宣布获得来自阿里巴巴的5亿元C轮投资;就在此前的10月25日,酷家乐刚刚宣布完成超1亿美金的D+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原股东顺为资本、GGV纪源资本等跟投。资本对两个家居软件设计平台的青睐,除了让家居云设计软件领域再次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也不可避免地将三维家及酷家乐一直以来被人津津乐道的比较和竞争关系再次推到聚光灯前。一时间,诸如“三维家与酷家乐决斗”,“酷家乐与三维家谁主沉浮”这样博眼球的标题党层出不穷,“你更看好三维家还是酷家乐”的投票也大行其道。媒体在对两家领导人的采访中,也必然会带上“如何看待与酷家乐的竞争关系”这样的问题。蔡志森回应竞争与挑战目前家居行业中技术型的平台公司,三维家和酷家乐无疑是最前沿、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彼此间的竞争也是不可回避的话题。在三维家发布会前的宣传预热中,面对媒体的追问,三维家创始人、CEO蔡志森显得十分坦诚和淡定:我们和酷家乐是两家完全不一样的公司,无论是技术方向,还是公司的定位等等方面。三维家非常简单,回归初心,做好我们擅长的东西,我们要做的是制造行业的工业软件,坚决做TO
B的方向。一个多极化的竞合,是有竞争同时也有合作,共同繁荣的一个过程。家居产业非常大,不但可以容纳我们两家公司,还可以容纳更多的公司。我们也期待更多有梦想的人可以从事这个领域,整个行业的发展才会更快。蔡志森认为,在这个赛道上,变革才刚刚开始,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加入者,不会只是一家独大,会不同类型的企业共同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而无论是谁,一旦对客户的服务没有持续优化、技术的投入没有持续更新,就会被社会淘汰。在这个瞬息万变、一切皆有可能,而且是一个技术大爆炸的时代,三维家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于友商,更大的挑战来自于我们自己,来自于团队内部。蔡志森的此番回应,显得淡定大气,从公关的角度,可谓中规中矩、无可指摘,相信酷家乐的创始人们遇到这个问题,亦会作如此发言,不会有太多新意。时下流行说“友商”,好像是华为带起来的。任正非说,“华为的竞争原则是要与友商(竞争对手)共同发展,目的是共同创造良好的生存空间,共享价值链的利益”。又如微信之父张小龙所言:我们将来会落后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不了解用户,而不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竞争对手。然而,现实的江湖果真如此从容与平静吗?从软件之争到平台之争大约是从2016年开始,也就是三维家和酷家乐已经分别崭露头角、收割市场的时候,对两个公司的比较就从来没有停止过。笔者曾经看到过酷家乐制作的一张对比表,从公司背景、公司实力、平台资源、产品功能、产品体验等各个方面,详细列举与对比了三维家与酷家乐的差异。做对比表的是酷家乐,虽然也试图显示出客观
,但你懂的,对比的结果当然是酷家乐全胜。这厢三维家当然也不甘示弱,早有“行业资深人士”给出了“中肯”的分析:三维家总部在广州,相比杭州,虽然互联网优势要弱一些,但从行业角度讲,广东是整个建材家具的产业腹地,背靠产业腹地的三维家,客户资源方面具备先期优势。三维家的创始人蔡志森创业前,曾任圆方软件副总、尚品宅配副总裁,身上兼具行业、产品技术、销售的全技能储备。三维家的主要投资人为软银中国、广发信德、红星美凯龙。软银投出了阿里巴巴,红星美凯龙除了给钱,更重要的是掌握了家居行业的顶级资源、顶级人脉。OK,三维家胜在对家居行业的积淀和理解。笔者不是这两家的用户,也没有体验过任何一家产品的功能,问了身边的设计师以及厂商,给出的答案倒也比较中肯:两家各有优势吧,看你需要什么!关于三维家和酷家乐的比较,还能列出许多,但随着时代在变、行业在变、这两家公司也在变。时至今日,我们已经不能简单地将三维家、酷家乐当作设计软件或技术公司来看待,他们自身的定位、使命、愿景也已在演变中,从技术服务支持转向家装整体产业链。未来,信息化必然会是家居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一条护城河,而这条河还有很大的缺口等待着去填合,这将给予酷家乐和三维家无限的发展空间。笔者最新发现的一个有趣现象是,这两家公司倒是越来越接近和相似了,他们之间的竞争,也从原来的软件功能之争、使用体验之争,演变为格局之争、平台之争以及对家居行业的影响与控制力之争。笔者也列出一张表,从面向未来的角度,试窥一二。行业因竞争而精彩2002年,手机刚刚出现的时候,中国移动神州行本地接打电话0.46元一分钟,长途额外加六毛;再往前,固话装机费要三、五千还附加送礼。现在呢?接听免费,漫游费取消,终极消费无限流量都出来了。除了科技的进步,这一切的终极原因就是竞争。而至今仍垄断的水务、电力、广电,虽然靠着独家经营目前过得很滋润,但一潭死水中的迟早会面临痛苦的抉择。在三维家、酷家乐出现之前,定制家居行业不是没有设计软件,也不是没有信息化系统,但均为满足专业人士阅读、生产数据理解为主,对于消费者的体验非常差。以3DMAX绘制的效果图,一则对使用者专业要求高、学习门槛高,二则出来的效果图成本不菲,达到数百元甚至上千元一张,而这种效果图,通常只会给到“单值高的VIP客户”。当三维家和酷家乐快速崛起,以更好的效果图体验、更低的学习和使用成本、更快的设计俘虏了从品牌厂商、设计师到消费者的各层级使用者后,又带动了一大批他们的竞争对手在效果图、VR等技术方面的革新升级,让定制行业的软件供应商越来越优秀,软件系统也越来越成熟。这难道不是竞争带来的良性结果吗。有时候比朋友更能成就自己的,是竞争对手,因为他能让你变得更强大。天才总是成对出现,所谓一时瑜亮。在商业世界里,竞争不可避免,毕竟蛋糕就那么大,大家都想要切走最大的一块,于是很多企业大都是一边做自己的生意,一边要紧盯着对手的买卖,一有风吹草动就得琢磨应对之策。但牛逼的企业好像不是这样的。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说,“不要关注你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又不给你钱。”日本7-11创始人铃木敏文则认为,“你的竞争对手不是同行,而是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在笔者看来,三维家和酷家乐最激烈的竞争才刚刚开始,这绝不是一个从容淡定的友商江湖。然而,从这两家公司现有的规模、体量、格局以及家居行业发展的趋势看,这也不会是一场有你无我的殊死博斗。那个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逐渐远去,走向价值、秩序和规范,是行业大的趋势。抛开那些公关辞令,事实上,一家之力的确不足以推动行业进步,只有三维家、酷家乐这些各有所长的实力派们一起努力,才能让整个行业向前走。企业的眼光要看用户,而不是看对手。而所有的竞争者,都唯有靠自我进化才能够存活、发展下去。

近日行业里比较引人关注的莫过于三维家被阿里巴巴投资,并且阿里巴巴一举成了占比20%的大股东,高于创始人蔡志森的12.7%和第三大股东红星美凯龙的12%,与此同时酷家乐获1亿美金E轮投资。(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英雄造时势在三维家、酷家乐出现之前定制家居行业不是没有设计软件或者是前后端信息化系统,但是很多都有几个壁障没有突破。设计作品用户端体验感差。家居业设计初学者一般都是AUTOCAD起步,高阶后学习并应用3DMAX,但高阶者极少,大多数都只是CAD级别,软件系统也是以满足专业人士阅读、生产数据理解为主,对于消费者体验都是爱莫能助。效果图渣。为了形成差异化,所以有很多店面设计师开始以3DMAX进行效果图设计,或者是外包效果图设计,出来的效果图成本不菲(200-1500元/张),也有很多设计软件研发了效果图模块,但这些效果图不论是当时还是放到现在来看都是非常渣的。专业要求高。需要系统性的学习设计知识后才能上手软件,不要说消费者参与设计了,切换软件时就是普通设计师往往都会花很长时间才能熟练操作,在效果图方面对专业度要求更高,设计师需要更丰富的专业技能才能出一张优秀的效果图。三维家、酷家乐以相对优秀、成本较低的效果图、更快的设计体验俘虏了从品牌厂商、设计师到消费者的各层级使用者、受益者,带动了一大批他们的竞争对手在效果图、VR等技术方面的革新升级,让定制行业的软件供应商越来越优秀,软件系统也越来越成熟,所以我们认为他们当得上是英雄造时势。服务对象与卖点当下来讲两个软件的差异化已没有早先那么明显了,功能相似,从表面上来看企业发展方向也似乎相似,如果回顾到当时的初心的话,就会发现巨大的不同。三维家,初始为B端服务,能感受到重度的尚品宅配模式(圆方+新居网+尚品宅配),很多软件体验和未来发展规划上能看到创始人之前的从业经验,让人感受到三维家的早先规划就是为B端服务的。酷家乐,初始为C端(个人用户、小型公司用户)、B端(中大型企业用户)服务,把C端放在前面是酷家乐的早期体验感(包括现在)更有互联网行业技术型企业的基因,设计体验更理想,上手更快,在C端能应用之后,再慢慢的有很多的B端厂商开始选择酷家乐。因为初始服务对象的差异化,所以早期三维家吸引了非常多的拥趸,几乎头部品牌都是他们的用户,连带了一大轮家居其它细分行业的种子选手。而酷家乐的用户相对小众多了,大多数是成长型或者是创业型企业,还有很多是装饰公司、普通设计师、普通业主。三维家,以设计为入口,目标是在做贯通前后端所有流程的信息化解决方案,也许可以换句话来讲,按三维家的产品逻辑来看,想用好三维家必须得把所有链路数据完全向三维家开放才可能达到最佳效果。酷家乐,一直把设计工具当作核心业务或者说卖点,因为工作原因我们多次不同时间不同时段访问过、搜索过这两家企业,一直以来酷家乐都是把设计呈现作为核心竞争力进行展示,以前是现在也是,相对而言更加纯粹。阵营转换现象早在2018年年初我们就有耳闻“三维家被卖了”、“蔡志森只是名义老板”等风声,到这几天这些风闻有些被坐实了,毕竟从数据上来看蔡志森只拥有12.7%股份,而酷家乐的黄晓煌和陈航还有近70%的股份。在2018年里我们听闻至少10家企业转投或者是并行使用酷家乐,其中包括头部品牌、各地区的代表型品牌、上升期品牌等,但鲜有听到从酷家乐阵营转向三维家的。至2019年9月,三维家、酷家乐各自阵营里的真实定制合作品牌未知,但就我们身边的厂商而言,大多数已经是酷家乐的用户,在此之前他们大多数是三维家用户,甚至不乏投资上百万、数百万在三维家平台上的厂商用户。三维家的数据流“原罪”说起三维家的数据流“原罪”不得不说到创始人蔡志森的前东家“圆方软件”,不可否认的是圆方软件是一个很牛X的软件生态系统,不论是用于装修公司还是全屋定制行业都是手到擒来的。为什么没有多少定制家具企业选用圆方软件呢?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许还会是。原因:数据!圆方公司自己有运营尚品宅配、维意等定制家具品牌,使用圆方软件会有数据安全的隐忧,谁知道自家的数据会不会被维意、尚品宅配拿去使用或研究啊?就算不被挪用,企业底层数据交到别人手上仍然是一件不让人放心的事情。在三维家也开始出现这样的传闻,据业内人士介绍,三维家公司非常重视来自B端的大数据,这对下游厂商来讲是个不确定因素,加上如果要使用好三维家必须上传若干核心数据,所以让厂商们开始担忧自己的数据安全或者是技术安全。这些传闻构成了三维家的数据流“原罪”,就算想用也有些不太敢用。酷家乐的技术流属性关于阿里巴巴投资三维家我们是诧异的,因为在很多人的认知来看,酷家乐更像是BAT比较喜欢投的那一类企业,创始人履历很漂亮,有名牌大学海归经历,有国际级公司从业经历,科班出身,一腔热血,专业专注。但最终却是投了三维家,在本文发布前得到未经证实的消息是阿里巴巴、腾讯都多次向酷家乐递了橄榄枝,但是创始人团队没有伸手去接。回到技术流上来讲,前文讲到酷家乐最开始做得更多的是C端用户,比如个人消费者的自己设计、家装设计师的设计等,考虑到C端用户对于设计软件的掌握能力不同,软件的易用性非常关键,从酷家乐公司注册以来,经过多次迭代,产品的易用性、兼容性越来越理想,这些都是基于C端需求来开发的。酷家乐与豪迈合作等事件也是其互联网公司技术流的表现,让很多一些使用设备公司软件或兼容软件的厂商更加看好,当然也有些厂商因为设备的对接效果等原因“被迫”转投酷家乐。三维家&酷家乐的新征程三维家在阿里巴巴的羽翼下预计会和“躺平”的团队进行赛马,相对于三维家而言数亿投资是巨大的资本,但对于阿里这样的巨擎而言就是一个试验。在阿里投资三维家后,加上三维家现有的B端用户的一些变化,未来三维家会如何走下去?酷家乐的E轮投资1亿美金,总体来看更像是近年来互联网其它品类的风投案例,不断提升的市值,一轮又一轮的投资,是在玩击鼓传花,还是他们真的认为酷家乐未来前景无限?有一个亮点是在不断注资的酷家乐让创始人团队还拥有绝对的决策权(包括股份)这让我们对酷家乐的未来有期待。三维家、酷家乐在这一个国庆之后将会迎来什么样的变化,明年或许是他们的转折之年,全新征程,值得期待。结论不论是三维家还是酷家乐,抑或是其它行业软件,他们在自我发展过程中对全屋定制行业都做出过巨大贡献,让定制行业的产品从设计、生产、交付等都有极大提升,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同行者。不管是面向C端的设计平台还是面向B端的平台,殊途同归都是为了更好的解决从前端到后端的问题,让设计更快出方案,让厂家更少出错、更快生产、更低成本,不论是哪一方面这些平台商都在努力做到更好。在撰写本文时,我们了解到许多未经证实的来自于厂商老板、从业人员、设计师等角度的人对于两个软件平台的评论,但也正因为是未经证实,所以不便放出来,希望列位看官在选择两个系统时多对比了解。

图片 1

近日,三维家正式宣布获得来自阿里巴巴的5亿元C轮投资,投后预计估值28亿。三维家创始人兼CEO蔡志森表示,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IT产品的持续开发等方面。接下来,三维家将携手阿里旗下智能家居平台“躺平”整合平台资源,围绕家居行业“痛点”,对家居行业全链路进行数据赋能,推动大家居行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发展。

同时,在三维家C轮融资暨新战略发布会上,公司正式提出了“一体两翼”的新战略。创始人兼CEO蔡志森介绍说,一体两翼是的一体即“IT技术为核心的发动机主体”,两翼则是分别向新制造和新零售的方向探索,由此诞生了S2B2C的整装小B产品分销平台,以及F2B2C的新零售新制造营销平台。其中营销平台以效果图为核心、以躺平为载体,通过生产优质内容触达消费者,为线下门店带来流量;而分销平台则以设计师为核心进行产品分销。

强强联手解决行业“痛点”

一边是存量房为主的市场规模持续放大,仅家居家装赛道就是一个5万亿元规模的大市场,另一边却是家居家装产业长期处于粗放发展状态,门店端经营销售困难,全行业平均坪效不足5000元;工厂端陷入高毛利低净利怪圈,行业人均效益不到家电行业的30%。家居行业的“痛点”怎么破?

广东三维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立于2013年。公司从SaaS软件切入,聚焦家居产业各节点的数字化,提升工厂、门店、设计师等产业不同角色间的协同效率。公司目前已经形成包括3D家居云设计系统、3D家居云制造系统、数控系统在内的SaaS工具矩阵体系。公司的客户规模覆盖工厂用户超4000家,家居建材上市公司25家,设计师用户超100万,前后端一体化合作企业超500家。

“躺平”则是阿里旗下的智能家居平台iHome,直接为众多家装需求的C端消费者提供场景化导购服务,依托阿里巴巴旗下各大线上卖场,拥有上亿C端用户。

三维家创始人兼CEO蔡志森介绍,这次跟阿里“躺平”的合作等于把业务往C端延伸。随着此次强强联手,双方将共同围绕家居行业消费互联、工业互联目标,为家居家装行业全链路赋能。据悉,阿里巴巴的战略入股后,三维家将和躺平设计家全面合作,共同构建家居产业F2B2C生态,共同服务门店B端和消费者C端,为消费者、设计师和品牌商家提供家居行业整体解决方案。三维家与躺平将一起打造免费的内容制作器,利用双方拥有的200多万设计师资源,以场景化导购的方式,为消费者带来“所见即所得”的一站式家居购物体验。三维家的众多门店、工厂端合作客户,也将能透过这一平台精准触达C端消费者,提升卖货效率;并能精准掌握消费者喜好和动向,按需生产,提高产能利用率。

三维家创始人兼CEO蔡志森在发布会现场阐释“家居产业全链路新生态”

优势互补共建产业新生态

数据显示,中国的家居市场高达4.8万亿之巨,其中定制家居市场才算刚刚起步,2018年这块市场大概的规模是2500亿元,未来还将高速增长。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家居市场,但目前过百亿市值的家居企业很少,更没有出现宜家这样的全球巨头,所以产业中充满机遇。行业中也存在着高获客成本、低复购率等难题需要解决。”阿里巴巴副总裁汤兴说,三维家拥有庞大的工厂用户群、线下门店用户群和较为成熟的行业IT技术,这些对阿里巴巴来说价值巨大。由此,阿里巴巴近期推出家居应用平台“躺平”,并对深耕家居产业链上的三维家进行投资。

“我们优势在于对家居行业的理解比较深入。”蔡志森说,对三维家而言,阿里的C端流量资源恰好是长期服务于F端工厂和B端门店的三维家所看中的。双方不仅有优势互补的地方,也有着共同的目标,都想解决家居产业的效率问题。接受阿里的投资后,双方将开始业务深度合作,整合平台资源,给予行业全链路的数据赋能,构建良性的家居产业新生态。

此前,凭借赋能家居家装产业链的优异表现,三维家于2015年获得来自软银中国、广发信德的数千万A轮融资。2018年,三维家又获得了由红星美凯龙领投,软银中国、广发信德跟投的3亿元B轮融资。随着此次来自阿里巴巴的5亿元C轮投资后,三维家的估值已达到数十亿元。

今年7月,由三维家旗下子公司至爱智家和阿里共同赋能的家居新零售体验馆——桔至生活在青岛开业。桔至生活的运营取得了良好效果,以全流程数字化的方式,链接全品类家居建材制造商,为消费者提供整装产品体验、下单、仓储、物流、安装等服务。

三维家C轮融资暨新战略发布会现场

“与阿里巴巴开启战略合作后,三维家将加速由‘设计工具’向‘全渠道销售解决方案服务商’升级。”发布会上,蔡志森宣布,三维家将全面实施“一体两翼”新战略。“一体”即SaaS工具矩阵,三维家将继续以业内领先的IT技术作为核心发动机主体。“两翼”的“一翼”是F2B2C新零售新制造营销平台,以效果图为核心、以躺平为载体,通过生产优质内容触达消费者,为线下门店带来更多流量。另一翼是S2b2C的整装小b产品分销平台,以设计师为核心进行产品分销。

一周前,家装领域中另一家明星初创公司“酷家乐”也公布了D+轮融资消息,投后估值超10亿美元,成为行业中新的独角兽。

酷家乐平台同创立于2013年,主要为家装设计师提供海量素材、10秒极速渲染的SaaS设计工具,先解决的就是所想到所见,平台用户主要包括建材/家装类企业、独立设计师、业主等,营收则主要来源于两部分:账户订阅费和平台广告。

数据显示,酷家乐平台总注册用户超2500万,其中注册设计师800万。平台累计生成家居设计方案超2亿个,合作16000余家品牌企业。总体来看,酷家乐的发展重点集中在家居设计软件上,所融资金一直主要用于加大软件产品的研发投入。

反观三维家,外界之前多用“野心”一词形容公司的发展战略。蔡志森介绍称,“野心”是三维家深耕行业的表现,公司未来不会做成产品品牌,而是要做行业平台,成为家居产业的工具平台、流量平台和交易平台。他一再强调三维家的发展脉络是:提高行业效率。在蔡志森看来,三维家和酷家乐是两家完全不一样的公司:立足B端,以技术驱动营销变革。更多想要作为行业的问题“工具解决供应商”。

总体来看,传统产业与数字科技相结合将带来大幅的效率提升,甚至可能由此诞生新的物种。阿里巴巴战略投资三维家,除了资本方面的加持,更将利用其全链路数字化的能力,帮助家居业打造更加完整的“数字生态圈”,并进而“帮助家居产业建立新的格局,创造新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