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电企消纳煤价变动比例下调至10%
  电煤价格并轨方案正式出炉。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以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实施电煤价格并轨为核心,逐步形成合理的电煤运行和调节机制,实现煤炭、电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电煤价格并轨后,煤电联动将以年度为周期继续实施,且电企消纳煤价变动比例下调。
  重点电煤成历史
  根据指导意见,电煤重点合同自2013年起取消,国家发改委不再下达年度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意向框架。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自主协商确定价格。鼓励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对煤电企业正常经营活动不得干预。委托煤炭工业协会对合同的签订和执行情况进行汇总。运输部门要组织好运力衔接,对落实运力的合同由发展改革委、铁道部、交通运输部备案。
  同时,指导意见要求加快健全区域煤炭市场,逐步培育和建立全国煤炭交易市场,形成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为主体、区域煤炭市场为补充,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煤炭交易市场体系,为实施电煤市场化改革提供比较完善的市场载体。
  在电煤运输方面,指导意见要求铁道部、交通运输部要加强对有关路局、港航企业的指导,完善煤炭运力交易市场,依据煤炭供需双方签订的合同和运输能力,合理配置运力并保持相对稳定,对大中型煤电企业签订的中长期电煤合同适当优先保障运输。对签订虚假合同、造成运力浪费或不兑现运力、影响资源配置的行为要依法依规加大惩罚力度。铁道部要周密制定电煤铁路运输管理办法,进一步建立公开公平的运力配置机制。
  电企获“圣诞礼物”
  此前电力企业提出的诉求最终被采纳。指导意见表示,继续实施并不断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同时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为10%。
  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林伯强认为,煤电联动是改革的关键,其好处在于,可控地理顺发电产业链,可以在不改变整体能源体制和能源价格体制的前提下进行,最简便易行。短期来看,能缓解电企的财务负担和解决煤电之间的矛盾。中长期来看,能为发电投资和民营进入提供一个稳定的商业环境,并提供可以预期的财务收益,是行业可持续和充足电力供应的重要保障。
  林伯强表示,煤电联动机制可以让煤价与上网电价联动,同时设计补贴和税收来管理终端电价。他认为,煤电联动后政府对电价的管理有两个重要方面,一是对电力企业进行严格的成本监管;二是如果政府认为有必要维持相对稳定的电价水平,可以对终端电价进行补贴,用对煤炭的税收来抑制煤价上涨动力和建立电力基金(可用于补贴),这些都是相对市场化的做法。
  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总经济师李英认为,上网电价变化一般会直接影响包括居民在内的全部用户。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再加上煤电联动机制的调整,最后会反映在用户电价上。此前重点合同煤一般低于现货市场价格,以后若有长期合同,煤价会稳些,否则波动会更大。
  根据指导意见,由于当前重点合同电煤与市场煤价格接近,此次电煤价格并轨后,上网电价总体暂不作调整,对个别问题视情况个别解决。
  指导意见还提出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鼓励煤电联营,增强互保能力。改进发电调度方式,在坚持优先调度节能环保高效机组的基础上,逐步增加经济调度因素,同等条件下对发电价格低的机组优先安排上网,促进企业改善管理、降低能耗和提高技术水平,为实行竞价上网改革探索经验。
(中国混凝土与水泥制品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12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除明确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之外,还进一步完善了与之相关的配套举措不仅提出了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还将推进电煤运输市场化改革,同时,让业界兴奋的是,电力市场化改革亦出现在《意见》中。

经国务院同意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25日在中国政府网发布。意见提出,自2013年起,取消重点合同,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有关部门要制定电煤价格异常波动的应对预案,在电煤价格出现非正常波动时,依据价格法有关规定采取临时干预措施。
今年以来,煤炭供需形势出现了近年来少有的宽松局面,重点合同电煤与市场煤价差明显缩小,电力企业经营状况有所改善,改革的条件基本成熟。意见认为,应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
意见提出改革的主要任务包括:建立电煤产运需衔接新机制,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协商确定价格;加强煤炭市场建设,加快健全区域煤炭市场,逐步培育和建立全国煤炭交易市场;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继续实施并不断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同时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为10%;推进电煤运输市场化改革,铁道部、交通运输部要对大中型煤电企业签订的中长期电煤合同适当优先保障运输;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鼓励煤电联营,增强互保能力。
意见提出,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煤炭资源中的基础性作用,以取消重点电煤合同、实施电煤价格并轨为核心,逐步形成合理的电煤运行和调节机制,实现煤炭、电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保障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能源需求。
这是近年来我国能源领域最有意义的改革。看了刚刚出台的《指导意见》后,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高兴地说。
林伯强解释,因为在我国电力装机中70%以上是火电,且这一局面将长期持续,所以电煤问题是我国电力工业的核心问题。此次出台的《指导意见》彻底消除了电煤价格双轨制,强调煤电价格联动,这对于保障煤、电两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保障我国能源供应都有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
首先,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有利于理顺价格机制,改善企业经营环境,引导民资进入电力工业。近年来的煤电价格矛盾严重削弱了火电企业的发电积极性,更为严重的是,还挫伤了火电投资的积极性,火电投资的持续低迷,很可能导致未来电力供应硬短缺。《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同时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为10%。如果《指导意见》得以贯彻落实,这一局面将得以改变。
其次,煤电领域的市场化进程大幅加快。政府调控电价,过去是以限价令等行政手段干预,今后将更多采用市场化方式。《指导意见》强调的煤电价格联动,是电煤价格和上网电价的联动,并不是与终端电价的联动,这意味着今后政府可能更多使用税收、财政补贴等手段来补齐差价。从这个角度看,并轨后居民终端电价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也不大。
第三,交通运力的利用效率将大大提高。在双轨制下,由于重点电煤合同价格违背市场规律,合同的执行率逐年下降,原本配置的运力也就浪费。并轨后,煤电双方按照自己意愿签订中长期合同,合同的执行率自然会有保障,据此配置的运力也将得到高效利用。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介绍,根据《指导意见》,煤炭工业协会将承担三项工作:一是对电煤合同的签订和执行情况进行汇总;二是研究制定全国煤炭交易市场的交易规则;三是进一步引导煤炭行业加强行业自律。
姜智敏认为,《指导意见》要真正执行起来,还需要一系列配套细则。例如《指导意见》规定,自2013年起,发展改革委不再下达年度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意向框架,运输部门要组织好运力衔接,但具体如何衔接并未明确。
据了解,煤电双方大都在每年的1月1日零点之前完成重点合同签订,由煤炭协会汇总。但今年大家都不约而同放慢脚步。目前煤电双方都在等待进一步细则出台。煤炭是大宗商品,煤矿、电厂大都有自己的老客户,一般情况下谁都不会轻易放弃对方。一旦细则出台,合同将会很快签订。姜智敏预测。

但有关部门没有完全对电煤市场撒手不管。《意见》提出,要加强煤炭应急储备建设,完善供应保障应急预案,加强煤炭经营监管和电煤合同履行检查,规范流通秩序,进一步清理和取消不合理收费,严肃查处乱涨价、乱收费以及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

相比于市场煤和计划煤并存的时代,上述《意见》是长足、实在的进步,不仅利好煤炭企业,电力企业的诉求同样被考虑了进去。国电动力经济研究中心、总经济师胡兆光表示。

不过,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强调,如果严格要求,电煤市场化改革仍有进一步改革的空间。比如,在上网定价确定可调整的情况下,终端电价又是不是该及时、择机进行调整?又该采取怎么样的方式调整?更重要的是,又如何能让《意见》中的规定不打折扣地在市场中实施?

再次确认并轨

国务院办公厅的《意见》首先明确的就是建立电煤产运需衔接新机制。《意见》称,自2013年起,取消重点合同,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且有关部门不再下达年度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意向框架。这与12月21日国家发改委在官网的表述基本一致。

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自主协商确定价格。《意见》进一步说,鼓励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对煤电企业正常经营活动不得干预。同时,运输部门要组织好运力衔接,对落实运力的合同由发展改革委、铁道部、交通运输部备案。

这标志着存在多年的电煤双轨制终于结束了。中宇资讯分析师关大利对记者分析,用中长期合同替代重点合同煤,可在供给端给予电企保证。另外,取消双轨制可能会带动煤价上涨,但好消息是,当前动力煤行情一般,价格不高,即使出现30元/吨左右的涨幅,也在市场的可承受范围内。

实际上,为了新的电煤市场不出现大波动,《意见》提出,加快健全区域煤炭市场,逐步培育和建立全国煤炭交易市场,形成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为主体、区域煤炭市场为补充,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煤炭交易市场体系,为实施电煤市场化改革提供比较完善的市场载体。

完善煤电联动

在金银岛分析师戴兵看来,《意见》中的仅次于新机制的重点就是完善煤电联动。本次完善的要点之一是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为10%。

对此,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说,这符合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和五大电企之前的利益诉求,未来电企的业绩也将逐渐摆脱大面积亏损的局面。中电联10月30日建议,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

而电价调整恰恰是完善的第二个要点。《意见》提出,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

销售电价事关国计民生,也影响到CPI的走势,因此,《意见》仅将上网电价纳入调价范围,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林伯强说。

胡兆光分析,调整上网电价无可厚非,是理顺市场煤和计划电关系的重要举措。但长远来看,全部让电网来消化上涨的煤价,或也不完全公平。未来,应择机将销售电价纳入调整的范围。

但调整要讲究技巧。胡兆光说,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为例,他们同样是政府主管终端电价。但加州的策略是,以两年左右的时间为周期,按煤价在两年中的最终变化幅度,相应调整终端销售价格。

运输市场亦将改革

与此同时,另一项配套电煤运输市场也提出了改革。《意见》提出,铁道部、交通运输部要加强对有关路局、港航企业的指导,完善煤炭运力交易市场,依据煤炭供需双方签订的合同和运输能力,合理配置运力并保持相对稳定,对大中型煤电企业签订的中长期电煤合同适当优先保障运输。

《意见》称,对签订虚假合同、造成运力浪费或不兑现运力、影响资源配置的行为要依法依规加大惩罚力度。铁道部要周密制定电煤铁路运输管理办法,进一步建立公开公平的运力配置机制。

这将进一步保证电煤的供给。林伯强说,但文件虽好,仍需由说到做。同时,煤企和电企要与铁路运输部分加强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