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内家居翘楚曲美家居并购挪威品牌Ekornes后的首份半年报收到了上交所的事后审核问询函。(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问询函提到,2018年曲美家居收购Ekornes
AS形成了13.1亿元商誉和26.6亿元无形资产,上交所要求其结合Ekornes AS
上半年的经营情况等补充披露,是否存在商誉减值和无形资产减值的风险,并就无形资产的长期摊销可能对公司利润的影响提示风险。时间回溯到2018年8月,曲美家居完成对挪威上市公司Ekornes
ASA的要约收购。根据公告,曲美家居联合华泰紫金共耗资约40.63亿元拿下Ekornes
ASA的100%股权,其中上市公司支付对价36.77亿元取得标的90.5%股权。这场“蛇吞象”式的并购推高了曲美家居的期间费用和负债水平。上半年其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增长203.66%、192.24%和14618.43%,资产负债率达74%。对此,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债务结构、现金流情况等补充说明是否存在偿债风险,并量化说明高杠杆的财务状况对后续日常经营的影响。高杠杆被疑存偿债风险公开信息显示,曲美家居成立于1993年4月。2015年4月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主要从事中高档民用家具及配套家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近日,曲美家居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0.1亿元,同比增长106.62%;归母净利润7167.78万元,同比增长1.71%;扣非净利润5943.66万元,同比下滑10.36%。受并表Ekornes影响,曲美家居的收入与业绩增速同比波动较大。同时,公司上半年毛利率同比提升6.81个百分点至43.70%,净利率同比下滑2.82个百分点至4.40%。净利率同比下滑主要因收购Ekornes产生的相关费用分摊确认。据了解,上半年,曲美家居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增长了203.66%、192.24%和14618.43%。同时,曲美家居上半年存货周转率1.77较上年同期的3.26下降近半;应收账款周转率由上年同期的6.86下降为4.76。而营业周期由上年同期的81.4天上升为135.4天。对此,上交所要求曲美家居结合Ekornes
AS的经营模式、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等补充披露营运效率降低是否可能对持续盈利能力造成负面影响,并说明公司是否计划采取措施改善营运效率。另根据披露,报告期末曲美家居资产负债率74%,其中还持有25亿挪威克朗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折合人民币约20亿元)。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债务结构、现金流情况等补充说明是否存在偿债风险,并量化说明高杠杆的财务状况对后续日常经营的影响。同时,结合利率、汇率、偿债资金安排等补充披露相关外币债务是否存在融资成本大幅波动的风险。“蛇吞象”式并购推高商誉事实上,上市以来,曲美家居营收和净利持续增长,不过净利润增速逐年放缓,直到2018年出现上市以来的首亏。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7亿元、1.85亿元、2.46亿元、-5906万元;分别同比增长16.40%、58.21%、32.78%、-124.04%。而这与其“蛇吞象”式的海外并购密切相关。2018年8月,曲美家居完成对挪威上市公司Ekornes
ASA的要约收购,通过子公司持有Ekornes90.5%的股份,成为Ekornes控股股东。根据公告,曲美家居联合华泰紫金共耗资约40.63亿元拿下Ekornes
ASA的100%股权,其中上市公司支付对价36.77亿元取得标的90.5%股权。斥资37亿元进行海外并购,对于当时市值仅40亿元左右的曲美家居,显得颇为大胆。同时,曲美家居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货币资金仅为8.6亿元,总资产也只有21.59亿元,尚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由此,曲美家居展开了“花式”筹钱。其中,曲美家居实控人赵瑞海、赵瑞宾及股东赵瑞杰三兄弟为上市公司提供不超过15亿元的财务资助。同时,曲美家居改变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时的募投资金用途,将未使用的2.68亿元募集资金全部用于收购。此外,曲美家居还与招商银行签署不超过18亿元的并购贷款协议,以及挪威当地银行组成的银团也供给了16.46亿挪威克朗的自愿要约阶段许诺函,以及6.8亿挪威克朗的强制要约阶段许诺函。然而,大手笔并购也造成巨额商誉悬顶。根据披露,曲美家居收购Ekornes
AS形成了13.1亿元商誉和26.6亿元无形资产。对此,上交所要求其结合Ekornes AS
上半年的经营情况等补充披露,是否存在商誉减值和无形资产减值的风险,并就无形资产的长期摊销可能对公司利润的影响提示风险。今年1月,曲美家居董事长赵瑞海在公开场合表示:“通过Ekornes的渠道解决曲美家居出口的问题,倘若靠自己建立,10年也建立不起来。业内大部分企业不想再打价格战,而是开始思考商业转型、运营模式等。”在分析人士看来,收购之后的管理对企业而言,将是一个考验。特别是境外企业,涉及到文化、制度、法律等方面的协同,以及公司战略、管理、资金上的调整磨合。借“船”出海过程中,这些问题正成为摆在曲美家居面前难以回避的难题。

澳门新浦京 1

【中华建材网】11月12日消息,曲美家居于2015年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公司2017年市值最高飙到80多亿元。今日收盘,曲美家居报7.20元,目前总市值仅为34.5亿元。曲美家居市值大幅落后于市值为340亿元的欧派家居、221亿元的顾家家居和175亿元的索菲亚。今年上半年,为扩展家居领域的高端市场,当时市值有60亿元左右的曲美家居斥资40多亿元收购了Ekornes
ASA。据了解,Ekornes
ASA拥有四个产品品牌,而其中最负盛名的Stressless品牌,以“世界上最舒服的椅子”品牌形象享誉全球,销售区域遍布全球40多个国家。大股东质押100%股份完成“蛇吞象”收购但对于当时账上现金只有大约7.8亿元的上市公司,曲美家居对Ekornes
ASA的收购无异于“蛇吞象”。对于本次大笔收购的资金,主要有三个来源,包括股东借款、银行借款和自有资金。其一,实控人赵瑞海、赵瑞宾及股东赵瑞杰拟提供不超过15亿元人民币的财务资助额度。为此三人已经质押了其名下所有的公司股份。为了用于收购
Ekornes
ASA项目,公司大股东赵瑞海、赵瑞宾和赵瑞杰已经质押了其所有的股份。其二,曲美家居已经取得银行出具的贷款承诺函,承诺提供不超过等值18亿元人民币的欧元贷款额度用于本次交易。另外为了保险起见,挪威当地银行组成的银团也为本次交易提供了16.46亿挪威克朗的自愿要约阶段承诺函,以及6.8亿挪威克朗的强制要约阶段承诺函,作为境内外商业银行融资的另一方案。最后,剩余的资金缺口也会用自有资金支付,截止到2018年6月底,曲美家居货币资金余额为8.64亿。另外,公司拟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5亿元,也用于此次要约收购款。收购Ekornes导致成本大增
三季报净利下滑45.4%
商誉占总资产53%曲美家居的市场表现显然走上一段下坡路,10月24日曲美家居发布2018年三季报,公司2018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16.90亿元,同比增长17.94%;家用轻工行业已披露三季报个股的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16.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05.46万元,同比下降45.4%,而家用轻工行业已披露三季报个股的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23.94%。由于业绩增长受阻,股价相较年中时也下跌了超5成。三季报显示,曲美家居合并报表后商誉已经达到近37亿元,公司总资产合计仅约69.32亿元,曲美家居的商誉已经占到了总资产的将近53%。查看公司三季报显示,曲美家居的资产负债率也由22.86%飙升至71.98%。公司营业成本较上年同期增长15.53%;本期销售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63.19%;
本期管理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85.99%;应付职工薪酬较期初增长185.10%。而这些成本费用等增长公司给出的原因则是系本期收购子公司Ekornes,因合并其9月管理费用发生额以及与收购相关费用增长所致。由于公司成本费用的增长大幅超过了公司营收的增长,导致了其利润被进一步压缩,原本想通过收购海外巨头来改变业绩下滑格局的打算也成为泡影。(来源: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曲美家居资产负债率达74%遭问询“蛇吞象”式并购致13亿商誉悬顶
●长江商报记者 杨玲玲
近日,国内家居翘楚曲美家居并购挪威品牌Ekornes后的首份半年报收到了上交所的事后审核问询函。
问询函提…

原标题:曲美家居资产负债率达74%遭问询“蛇吞象”式并购致13亿商誉悬顶

●长江商报记者 杨玲玲

澳门新浦京,近日,国内家居翘楚曲美家居并购挪威品牌Ekornes后的首份半年报收到了上交所的事后审核问询函。

问询函提到,2018年曲美家居收购EkornesAS形成了13.1亿元商誉和26.6亿元无形资产,上交所要求其结合EkornesAS上半年的经营情况等补充披露,是否存在商誉减值和无形资产减值的风险,并就无形资产的长期摊销可能对公司利润的影响提示风险。

时间回溯到2018年8月,曲美家居完成对挪威上市公司EkornesASA的要约收购。根据公告,曲美家居联合华泰紫金共耗资约40.63亿元拿下EkornesASA的100%股权,其中上市公司支付对价36.77亿元取得标的90.5%股权。

这场“蛇吞象”式的并购推高了曲美家居的期间费用和负债水平。上半年其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增长203.66%、192.24%和14618.43%,资产负债率达74%。对此,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债务结构、现金流情况等补充说明是否存在偿债风险,并量化说明高杠杆的财务状况对后续日常经营的影响。

高杠杆被疑存偿债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曲美家居成立于1993年4月。2015年4月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主要从事中高档民用家具及配套家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

近日,曲美家居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0.1亿元,同比增长106.62%;归母净利润7167.78万元,同比增长1.71%;扣非净利润5943.66万元,同比下滑10.36%。

受并表Ekornes影响,曲美家居的收入与业绩增速同比波动较大。同时,公司上半年毛利率同比提升6.81个百分点至43.70%,净利率同比下滑2.82个百分点至4.40%。净利率同比下滑主要因收购Ekornes产生的相关费用分摊确认。

据了解,上半年,曲美家居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增长了203.66%、192.24%和14618.43%。

同时,曲美家居上半年存货周转率1.77较上年同期的3.26下降近半;应收账款周转率由上年同期的6.86下降为4.76。而营业周期由上年同期的81.4天上升为135.4天。

对此,上交所要求曲美家居结合EkornesAS的经营模式、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等补充披露营运效率降低是否可能对持续盈利能力造成负面影响,并说明公司是否计划采取措施改善营运效率。

另根据披露,报告期末曲美家居资产负债率74%,其中还持有25亿挪威克朗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

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债务结构、现金流情况等补充说明是否存在偿债风险,并量化说明高杠杆的财务状况对后续日常经营的影响。同时,结合利率、汇率、偿债资金安排等补充披露相关外币债务是否存在融资成本大幅波动的风险。

“蛇吞象”式并购推高商誉

事实上,上市以来,曲美家居营收和净利持续增长,不过净利润增速逐年放缓,直到2018年出现上市以来的首亏。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7亿元、1.85亿元、2.46亿元、-5906万元;分别同比增长16.40%、58.21%、32.78%、-124.04%。

而这与其“蛇吞象”式的海外并购密切相关。2018年8月,曲美家居完成对挪威上市公司EkornesASA的要约收购,通过子公司持有Ekornes90.5%的股份,成为Ekornes控股股东。根据公告,曲美家居联合华泰紫金共耗资约40.63亿元拿下EkornesASA的100%股权,其中上市公司支付对价36.77亿元取得标的90.5%股权。

斥资37亿元进行海外并购,对于当时市值仅40亿元左右的曲美家居,显得颇为大胆。同时,曲美家居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货币资金仅为8.6亿元,总资产也只有21.59亿元,尚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

由此,曲美家居展开了“花式”筹钱。

其中,曲美家居实控人赵瑞海、赵瑞宾及股东赵瑞杰三兄弟为上市公司提供不超过15亿元的财务资助。同时,曲美家居改变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时的募投资金用途,将未使用的2.68亿元募集资金全部用于收购。

此外,曲美家居还与招商银行签署不超过18亿元的并购贷款协议,以及挪威当地银行组成的银团也供给了16.46亿挪威克朗的自愿要约阶段许诺函,以及6.8亿挪威克朗的强制要约阶段许诺函。

然而,大手笔并购也造成巨额商誉悬顶。根据披露,曲美家居收购EkornesAS形成了13.1亿元商誉和26.6亿元无形资产。对此,上交所要求其结合EkornesAS上半年的经营情况等补充披露,是否存在商誉减值和无形资产减值的风险,并就无形资产的长期摊销可能对公司利润的影响提示风险。

今年1月,曲美家居董事长赵瑞海在公开场合表示:“通过Ekornes的渠道解决曲美家居出口的问题,倘若靠自己建立,10年也建立不起来。业内大部分企业不想再打价格战,而是开始思考商业转型、运营模式等。”

在分析人士看来,收购之后的管理对企业而言,将是一个考验。特别是境外企业,涉及到文化、制度、法律等方面的协同,以及公司战略、管理、资金上的调整磨合。借“船”出海过程中,这些问题正成为摆在曲美家居面前难以回避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