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经检测合格、设置路标后,连接京西门头沟区鲁家山生物质能源项目的一条公路本月初正式通车。这是本市第一条采用建筑垃圾再生骨料作为道路基层材料的公路。
  经过1个小时的山路颠簸,记者来到了群山之中的生物质能源项目现场。在两座山峰之间,一段1.2公里的沥青混凝土道路蜿蜒曲折,宽8米左右,设有两条车道。在阳光的照射下,沥青路面泛出淡蓝光。
  看起来,这条路和普通的道路没什么不同,到底有何特别之处?项目施工方中铁22局的工程师宁立涛笑着说,这条道路18厘米厚的基层,全部是建筑垃圾破碎、筛分处理后的再生骨料,足足用了4200吨,十几吨载重量的大货车拉了300多车。
  在这条道路与生物质能源项目接驳的尽头,有一段2米多长的基层还未铺设沥青表层,上面有许多直径3厘米以下的小石子儿,中间还有一些粉煤灰和白灰。“看,小石子儿就是建筑垃圾破碎处理后的再生骨料,这些骨料与粉煤灰、白灰、水按一定比例混合,就成了二灰料,用来铺设道路基层。”宁立涛说,此前道路基层的骨料主要来自天然开采的砂石,对环境破坏大。
  提供这些再生骨料的,是首钢资源综合利用科技开发公司。这家公司的前身是首钢钢渣处理厂,它建成了国内第一条钢渣处理线,主要对钢渣进行资源化处理。一度成为环境污染源的钢渣经过处理后,用于铺路、制砖和干混砂浆深加工。首钢北京厂区停产后,首钢也开始对钢渣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今年6月,生产线开始尝试处理建筑垃圾,通过大量的基础试验和检验,掌握了大量的技术参数和诀窍,实现了由冶金固废综合利用向城市节能环保资源化处置的成功转型。
  公开资料显示,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每年产生的建筑垃圾不断增多,仅北京市建筑垃圾年产生量就达3500万吨,堆在一起与景山公园内的景山体量相当。对于建筑垃圾的处理,通常做法是简单填埋,这样一来既占用土地,又浪费人力、物力,还会造成环境污染。
  建筑垃圾再生骨料不但可以用于道路基层,也可以用于混凝土搅拌站,代替同样是天然开采的砂石作为混凝土的骨料。首钢资源综合利用科技开发公司党委书记于宪章透露,明年上半年,该公司还将建设年产80万吨的固定式破碎筛分生产线,自主研发的技术将使产能和筛选、破碎的精细化程度大为提高。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除处理首钢自身产生的建筑垃圾外,还将处理石景山区、门头沟区、丰台区及海淀区等北京西部地区的建筑垃圾。
  面临困境   价格没优势 产品推广难
  目前,建筑垃圾再生利用在技术上基本不存在障碍,但产品的市场推广和建筑垃圾的来源则存在问题,需要政府、企业和市民共同行动起来,加以解决。
  早在2010年,国家就出台了混凝土和砂浆用再生骨料行业标准,首钢是参与和起草单位。这意味着,建筑垃圾的再生骨料用于混凝土已经不存在任何制度障碍。建筑垃圾再生骨料用于路基材料的行业标准,目前亦正在拟制。
  不过迄今为止,本市还没有混凝土使用建筑垃圾的再生骨料。用于路基材料,现在也仅仅有了一个开始。“门头沟这1.2公里的路,项目施工方先答应用再生骨料铺400米,后来发现路面可以经受大型设备来回碾压,才答应全部用再生骨料的。”于宪章有些无奈。
  那这到底卡在哪儿?“认识层面是第一个障碍。”于宪章说,混凝土和路基的骨料以前一直是用天然开采的砂石,再生骨料要获得市场认可,需要一个过程。另一方面,再生骨料与天然砂石的价格相当,没有价格优势。
  除了市场销售,建筑垃圾的来源渠道也不通畅。首钢老厂区的改造会产生250万吨的建筑垃圾,即使新线上马后,也仅够处理两三年,需要源源不断地从社会上获得建筑垃圾,但由于许多建筑垃圾被随意填埋,建筑垃圾处理厂常常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
  产线探访   建筑垃圾再生 最难是除杂
  在首钢厂区南面、卢沟桥景区西北处,有一个1公里长、百余米宽、50米高的大坑。这里曾是首钢堆放钢渣的地方,现在是首钢建筑垃圾处理生产线,每天能处理建筑垃圾1000吨。
  大坑东侧有一条弯曲成90度的皮带线,这就是由钢渣处理线改造而来的建筑垃圾处理生产线。皮带线的一端在大坑里,上面覆盖一个钢制的格栅,一辆翻斗车正把堆放的建筑垃圾运到格栅上,建筑垃圾通过格栅落到传送皮带上。
  几名工人站在传送皮带的一侧,把纸张、塑料、布条等选出来,然后经过破碎和两次筛选,在位于地面上的皮带线终点,出来的是直径0-5毫米、5-10毫米、10-30毫米三种规则的再生骨料,而一些钢筋经过磁铁的吸附作用,提前在另一个出口出来,一些大规格的建筑垃圾也在另一个出口被选出,可以再次进行破碎处理。
  “这些再生骨料经过检测,完全符合混凝土和道路基层骨料的要求。”于宪章说,现在建筑垃圾的再生,破碎没有困难,难就难在除杂。“通过磁选就可以把钢筋选出来,但建筑垃圾中的纸张、木条、塑料等杂质目前主要靠人工去除。”好在首钢对此已有对策,掌握了用风、用水等手段筛选出这些杂质。计划于明年建设的建筑垃圾处理生产线,就将用上这些技术,届时处理效率和精度将进一步提高。
(中国混凝土与水泥制品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建筑垃圾循环处理线闲得慌

中国本网12月23日讯,建筑垃圾成了城市的心病,废砖废土只能找地儿掩埋,不仅浪费土地资源还污染了环境。市政协城建环保委调研显示,北京每年产生的建筑垃圾约3500万吨,但利用率还不到30%。以下是此次建设类新闻的主要内容:

图片 1

在首钢园区,有一条全封闭的建筑垃圾处置线,能让建材垃圾“涅槃重生”,循环利用率达90%以上。“吃”下去的是砖头、混凝土块,“吐”出来的是可以替代天然砂石的再生建筑骨料,这条全市唯一的建筑垃圾循环处理生产线,每年可吃进消化100万吨建筑垃圾。但记者昨天探访获悉,这条生产线今年4月投产以来大半闲置,产能利用率仅20%左右。

在首钢资源公司固废实验室,工作人员展出了众多将建筑垃圾变废为宝的转化成果。记者
孙戉 摄

建筑垃圾就地“消化”

建筑垃圾成了城市的心病,废砖废土只能找地儿掩埋,不仅浪费土地资源还污染了环境。市政协城建环保委调研显示,北京每年产生的建筑垃圾约3500万吨,但利用率还不到30%。

驱车赶往首钢园区的南半边,路两侧钢铁工业遗存的气息淡去,眼前大量石料堆成了山包,细软的小石子上紧紧地裹着黑色的苫布。这些石头并非天然,而是再生的骨料,它们的“前世”在另一侧——形状不一的石料废材正等待着处理。

在首钢园区,有一条全封闭的建筑垃圾处置线,能让建材垃圾“涅槃重生”,循环利用率达90%以上。“吃”下去的是砖头、混凝土块,“吐”出来的是可以替代天然砂石的再生建筑骨料,这条全市唯一的建筑垃圾循环处理生产线,每年可吃进消化100万吨建筑垃圾。但记者昨天探访获悉,这条生产线今年4月投产以来大半闲置,产能利用率仅20%左右。

首钢停产前,这里原本是堆放炉渣的“渣场”,钢渣堆成的小山早已被清理,但随着园区内拆除改造工程深入,建筑垃圾堆积成的小山成了这里的新“住户”。据介绍,等首钢老厂区内建筑拆除工程全部完成,垃圾产生量少说也得有1000万立方米。为了解决这些建筑垃圾的处置难题,“渣场”中心的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流水线今年4月投产。通过一系列破碎、分拣、筛分等处置工艺后,生产线吐出来的是环保骨料建材,可以作为生产沥青混凝土、透水砖的重要材料。

建筑垃圾就地“消化”

年节约百亩垃圾填埋占地

驱车赶往首钢园区的南半边,路两侧钢铁工业遗存的气息淡去,眼前大量石料堆成了山包,细软的小石子上紧紧地裹着黑色的苫布。这些石头并非天然,而是再生的骨料,它们的“前世”在另一侧——形状不一的石料废材正等待着处理。

由于空气红色预警要求停产,昨日这里的厂房一片安静。在展示区,各种型号的齿条板、炉渣工艺品、金属块、石板、透水混凝土都贴着标签,排列得整整齐齐,这些都是再生骨料加工出的样本,引来不少参观者竞相拍照。

首钢停产前,这里原本是堆放炉渣的“渣场”,钢渣堆成的小山早已被清理,但随着园区内拆除改造工程深入,建筑垃圾堆积成的小山成了这里的新“住户”。据介绍,等首钢老厂区内建筑拆除工程全部完成,垃圾产生量少说也得有1000万立方米。为了解决这些建筑垃圾的处置难题,“渣场”中心的全封闭建筑垃圾处置流水线今年4月投产。通过一系列破碎、分拣、筛分等处置工艺后,生产线吐出来的是环保骨料建材,可以作为生产沥青混凝土、透水砖的重要材料。

“再生骨料可用于生产混凝土、路沿石、透水砖等建筑材料,100%替代天然骨料。”首钢资源公司经理张福强介绍,今后,这些骨料将主要用于首钢园区内的道路建设工程,相比从北京周边购买天然开采的骨料,既保护环境,又节省大量运费。园区内西十筒仓广场上铺的“生态砖”就是来自这儿,不仅更抗压,透水性也更好。目前,草桥回迁房小区的路面、北京建筑大学实验六号楼主楼体,都用上了首钢产出的绿色建材。

年节约百亩垃圾填埋占地

建筑垃圾是放错了地儿的资源。即便是看似无用的有机杂物,最后也被送到了首钢鲁家山焚烧厂发电。据介绍,这片占地158亩的“城市资源循环利用中心”,设计年处理建筑垃圾100万吨,与传统的填埋法相比,每年可节约土地100亩。

由于空气红色预警要求停产,昨日这里的厂房一片安静。在展示区,各种型号的齿条板、炉渣工艺品、金属块、石板、透水混凝土都贴着标签,排列得整整齐齐,这些都是再生骨料加工出的样本,引来不少参观者竞相拍照。

建筑垃圾大量回收成难题

“再生骨料可用于生产混凝土、路沿石、透水砖等建筑材料,100%替代天然骨料。”首钢资源公司经理张福强介绍,今后,这些骨料将主要用于首钢园区内的道路建设工程,相比从北京周边购买天然开采的骨料,既保护环境,又节省大量运费。园区内西十筒仓广场上铺的“生态砖”就是来自这儿,不仅更抗压,透水性也更好。目前,草桥回迁房小区的路面、北京建筑大学实验六号楼主楼体,都用上了首钢产出的绿色建材。

目前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至40%,绝大部分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便被运往郊外,扬尘问题成了污染环境的一大“真凶”。

建筑垃圾是放错了地儿的资源。即便是看似无用的有机杂物,最后也被送到了首钢鲁家山焚烧厂发电。据介绍,这片占地158亩的“城市资源循环利用中心”,设计年处理建筑垃圾100万吨,与传统的填埋法相比,每年可节约土地100亩。

工作人员介绍,这套建筑垃圾处置线虽然是全封闭的,不过颗粒破碎过程中产生大量粉尘,处置线内部专门配置了多个“吸尘器”,每一台“吸尘器”都与一条通风管道相接,最后把整条处置线内部产生的粉尘都汇集到一处,利用布袋收集。

建筑垃圾大量回收成难题

“粉尘‘纯度’相当高,是生产水泥的好原料。”张福强说,惹人厌的粉尘可以卖钱,处置线两道磁浮筛分工序“挑”出的大量金属物,照样可以送到外地,回炉炼钢炼铁。这条生产线出产的再生骨料,最近半年内已销售了4万吨,质量也经受了市场的检验。

目前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至40%,绝大部分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便被运往郊外,扬尘问题成了污染环境的一大“真凶”。

不过,目前建筑垃圾的大量回收仍比较困难,很少有企业会主动将拆除的建筑垃圾专程运过来。虽说处置线的产能达100万吨,但半年多来处理量还只有10万吨,相比北京3500万吨每年的建筑垃圾数量如同九牛一毛。

工作人员介绍,这套建筑垃圾处置线虽然是全封闭的,不过颗粒破碎过程中产生大量粉尘,处置线内部专门配置了多个“吸尘器”,每一台“吸尘器”都与一条通风管道相接,最后把整条处置线内部产生的粉尘都汇集到一处,利用布袋收集。

中国本网结合近期建筑污染的报道发现,全国各省份的建筑施工单位不乏有随意倾倒建筑垃圾,城市噪音等问题,对于环境问题应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处理,与时俱进,不断向着良性建设发展。

“粉尘‘纯度’相当高,是生产水泥的好原料。”张福强说,惹人厌的粉尘可以卖钱,处置线两道磁浮筛分工序“挑”出的大量金属物,照样可以送到外地,回炉炼钢炼铁。这条生产线出产的再生骨料,最近半年内已销售了4万吨,质量也经受了市场的检验。

关注手机本网( ),实时了解建筑行业最新动态。

不过,目前建筑垃圾的大量回收仍比较困难,很少有企业会主动将拆除的建筑垃圾专程运过来。虽说处置线的产能达100万吨,但半年多来处理量还只有10万吨,相比北京3500万吨每年的建筑垃圾数量如同九牛一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