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前不久闭幕的十八大上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作出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五位一体”的建设布局。特别是首次把“美丽中国”写入报告。
  不再鼓励“人类征服自然”,不再向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地无限制地索取资源,而是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实现“美丽中国”的重要一步,不仅关系到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大计,也关系到每一个普通百姓对“天蓝、水清、地绿”等宜居环境的殷切期盼。
  保守估计,我国约50%的土地、能源、水、电等资源消耗及二氧化碳排放产生于建筑。因此,生态文明建设离不开绿色建筑的发展和生态城市的打造。其实,绿色建筑和生态城市的概念早在多年前就已被建筑界广泛研究,其具体技术和材料也被开发商在房地产开发过程中或多或少加以应用。其中不乏个别大胆的开发商在绿色建筑方面做出了一些突破性的尝试,并把这些创新的产品加以概念包装营销。不仅使自己的产品在差异化竞争中脱颖而出,而且还取得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
  但随后,当更多的房地产项目把绿色、生态、节能等概念当做营销炒作甚至是获取暴利的工具时,当生态建筑、社区、小镇、生态城等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各地涌现时,概念营销大于建筑本身、甚至鱼龙混杂的情况便开始出现。打着绿色生态旗号的项目良莠不齐,甚至有名无实偷换了绿色建筑的实质概念,把大搞园林绿化当做绿色生态,而绿色生态建筑的本质在于减少建筑对于能源的消耗、环境的破坏。
  更可怕的是,在买房人心中目前出现了这样的阴影:买绿色生态住宅要花更多的钱,而且入住后各项维护成本也比普遍住宅高很多。因为目前市场上的一些项目为了获取市场高溢价而盲目堆砌高新技术和产品,在宣传中给买房人形成了绿色生态等于高价印象。这一阴影不仅困扰着买房人,而且也困扰着其他开发商。有不少开发商认为搞绿色建筑要增加很多成本,不愿冒风险去尝试绿色建筑开发。这些存在于买房人和开发商心中的阴影也是阻碍绿色建筑发展的误区。
  其实,绿色建筑并不等于高价和开发成本的大量。据业内人士计算,要达到我国绿色建筑最高标准——“三星”,每平方米的成本要增加5%到10%,也就是每平方米增加300到600元,这对于企业来说是笔不菲的开销。但是一星级绿色建筑和普通住宅的成本区别并不大。而且从资源消耗和环境影响的角度来看,大面积建设一星绿色建筑比二星、三星意义更大。
  其次,随着各种技术和产品的成熟,绿色建筑特别是一星建筑的造价较几年前已经大幅降低。更多不需要增加成本的绿色建筑技术正在被越来越多地加以应用,大大降低了绿色建筑的造价。
  另外,推动绿色建筑的快速开发也离不开政策的扶持。早在今年5月,住建部联合财政部发布《关于加快推动我国绿色建筑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表示将对绿色建筑予以财政补贴。前不久,西安市也出台的对绿色建筑具体补贴方案。只有当政府的补贴给买房人带来切实的利益、再加上绿色建筑的高价面纱被摘掉之后,绿色建筑、生态城市的发展才能对生态文明建设起到其应有的积极的推动作用。
(中国混凝土与水泥制品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夏季更凉爽,冬季更暖和,空调能少用甚至不用,舒适又省钱,随着人民生活水平和居住要求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有选择节能住宅的需求。与需求相呼应的是,我省绿色节能住宅近年来正加速发展。截至去年底,我省累计有111项工程取得绿色建筑评价标识,总建筑面积1400万平方米,居全国中等水平。其中5个项目获住建部授予的三星级绿色建筑评价标识最高荣誉。下面随南昌装修网小编看下详细介绍吧。

香港12月12日(记者 Clare Jim) –
中国开发商不愿建设绿色生态地产,因为要为此付出的成本将远大于能够获得的政府补贴。这可能导致中国政府到明年年底完成新建10亿平方米绿色建筑的目标落空。

我省绿建速度越走越快

图片 1

南昌装修网小编了解,所谓绿色建筑,是指在全寿命周期内最大限度地节能、节地、节水、节材,保护环境和减少污染,为人们提供健康、适用和高效的使用空间,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建筑。根据国家《绿色建筑评价标准》来划分,绿色建筑分为一星、二星、三星三个等级,星级越高,建设标准越高,节能效果越好。

图为湖北宜昌一处住宅楼的屋顶,一名工人在检查太阳能电池板。REUTERS/Stringer

集约、智能、绿色、低碳是新型城镇化的总体要求。民用建筑节能和发展绿色建筑是我省建设生态文明示范区的重要内容,也是我省推进绿色城镇化,实现绿色崛起的重要举措。我省绿色建筑2010年起步,2013年以来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创建了一批绿色建筑项目。截至2015年12月底,全省累计有111项工程取得绿色建筑评价标识,总建筑面积1408.37万平方米,项目总量与建筑总面积居全国中等水平。所有绿色建筑标识项目中,一星级总计93项,建筑面积1138.73万平方米。二星级总计13项,建筑面积185.21万平方米。南昌满庭春MOMA住宅区一期等5个项目,则获得住房城乡建设部授予三星级绿色建筑评价标识最高荣誉,总建筑面积达84.44万平方米。

开发商建设绿色建筑每平米最多可获得80元补贴。但是,为了达到国家《绿色建筑评价标准》规定的三星级的最高标准,开发商需要种树、安装可再生能源和雨水回收系统并采取其他措施,为此每平方米要多付出300元成本。

这其中,2015年以来,全省共有60项工程按照绿色建筑评价标准通过评审,总建筑面积837.87万平方米,超过前几年的总和,由此可见,我省绿色建筑发展速度正全面加速。

自上月中国和美国就2030年中国碳排放将达到峰值达成协议以来,绿色倡议的重要性进一步提高了。

2015年11月30日江西省人民政府第53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江西省民用建筑节能和推进绿色建筑发展办法》,该《办法》自2016年1月16日是起施行。《办法》从规划、建筑、运营、改造、保障、激励及法律责任,全方面明确强制执行绿色建筑标准的范围,重点对促进绿色建筑发展作了规定,为破解我省民用建筑节能和绿色建筑发展面临的瓶颈和障碍提供了法制保护,将进一步有力推进我省绿色建筑快速发展。

但是,中国在实现2011年设定的绿色建筑目标方面困难重重。截止到2014年年初,中国建成的绿色建筑总面积为1.63亿平方米,仅占总目标的六分之一。

绿色住宅不同等于高价房

“大部分大型开发商认识到绿色工程的真正价值。二级和三级开发商可能会说‘我们看不到那么多’,”咨询公司Atkins亚太区首席执行官Chris
Birdsong称。“规模较小的开发商做事想快……各种成本高于他们想承担的水平。”

夏季,由于建筑物的保温隔热性能好,室内空调冷气不容易从外墙、屋顶、门窗等部位溜走;冬季,由于提高了建筑物的外墙、屋顶和门窗等保温性能,使空调采暖用电量大幅下降。

对于一些开发商来说,绿色认证会提升其品牌形象,能够获得溢价。方兴地产中国有限公司去年以超过每平方米九万元的价格在上海销售了六栋办公楼,绿色理念使其楼价比附近类似地产每平方米高出一万元。

一般节能住宅都会采用中空玻璃门窗,外墙采用轻质保温材料,购房者可以用手敲击外墙,会发出“咚咚”的空洞声,以识别所购房屋是否为节能住宅,购房者还可以查验开发商提供的《住宅使用说明书》中示范包括节能措施描述等内容。

其他开发商却会更优先选择削减成本。在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供应过剩导致中国房价跌幅扩大。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测算,10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含商品住宅和保障性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下降2.6%,跌幅大于上月的1.3%。

客观上按照绿色建筑的要求和标准来建造,与传统建筑相比会有一些成本上的增加,根据对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2012年评审的148个项目进行绿色建筑增量成本统计,居住项目一星级、二星级、三星级绿色建筑的增进成本分别为23.9元每平方米、70.9元每平方米与131.8元每平方米。建筑节能住宅成本肯定要增加,但研究表明增加成本是有限的,节能住宅跟一般住宅相比,土建造价的增幅约为10%。

三家小型开发商的高管表示,因为担心成本,他们在项目设计中通常不考虑绿色概念。由于谈论政府政策具有敏感性,他们不愿透露姓名。

相比成本小幅增加,由此建造的节能效果却很显著。据悉,按普通居民采暖空调习惯,节能建筑较普通建筑全年可以节能空调电耗47%。根据现在的测算,节能建筑先期增量的投入平均6至7年左右能够收回,这以后节约的电费、水费等都是购房者净得,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绿色建筑增量的成本,应该是老百姓可以接受的,且不会引起房价大幅上涨。

两家国际设计公司的高管也表示,中国客户在了解了成本情况后,经常作出不考虑绿色因素的决定。

绿色建筑未来还大有空间

中国国有开发商绿地集团估计达到一星级绿色建筑标准,每平方米将增加成本50元,这占总成本的1%;两星级标准每平方米成本增量为100元;三星级标准成本增量为300元。绿地集团称,2010年,在四万平方米的上海总部大楼项目上额外支出2,000万元才达到了三星级绿色建筑标准。

随着城镇化快速发展,据初步统计,全国建筑能耗占全社会总能耗的比例约为30%。发达国家早在上世纪70年代全球石油危机后,就开始实施建筑节能,我国全面开展建筑节能工作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建筑物的外墙、屋面和门窗的保温隔热性能较差,老百姓对建筑节能的了解不多。

即便国有开发商们对于国家《绿色建筑评价标准》的附加成本有异议,新修订的国家《绿色建筑评价标准》将于2015年1月1日生效,增加了达到绿色水平所必须的标准,这反过来可能会影响到成本。

目前,我省建筑节能工作在国家相关部门的统一部署下各级展开,但是由于建筑节能工作与当地的经济水平息息相关,我省建筑节能水平大体仍处于中游水平。2014年,全省新竣工500万以上的房屋建筑总面积为6825万平方米,执行50%的节能标准,民用建筑节能潜力巨大。截至去年底,全省绿色建筑面积突破1400万平方米,绿色建筑占城镇新建筑比重在15%左右,与《江西省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的到2020年比重达到50%的目标相比,任务仍很艰巨。

招商局地产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绿色研发与应用中心运营总监叶国栋称:“当消费者买房时,有多少颗星不是个大的因素”,所以从成本效益考量,公司不会强制以星级作目标,而是去设定自己的绿色标准。

为促进绿色建筑大力发展,《江西省民用建筑节能和推进绿色建筑发展办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安排民用建筑节能和绿色建筑发展资金,用于支持民用建筑节能和发展绿色建筑的活动。与此同时,《办法》建议,建筑、购买、运营取得绿色建筑评价标识的民用建筑,可实行外墙保温层建筑面积不计入建筑容积率,使用住房公积金贷款购买二星级以上绿色建筑的,贷款额度可以上浮20%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万科(000002.SZ)
考虑计划减少三星级项目,因为在新修订的国家《绿色建筑评价标准》实行后,他们的绿色成本可能会加倍。该官员没有获得授权与媒体交谈。

江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建筑节能与科技处处长王融告诉记者,为进一步有效促进我省绿色建筑快速发展,2015年9月,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与省政府法制办联合行文向省财政厅报送了《关于恳请设立省建筑节能和绿色建筑专项资金报告》,建议省财政尽快设立建筑节能和绿色建筑专项资金,以引导激励绿色建筑加快发展。

然而,出于政府目标的考量,所有建筑项目只需要达到一星级标准。自今年起,所有20,000平方米及以上的项目和所有公益性建筑被强制要求达到一星级标准。

住建部科技发展促进中心绿色建筑发展处副研究员马欣伯称,政府正在考虑在全国范围内强制实行一星级标准。

“我们还注意到,一些项目尤其是住宅楼仅是由于宣传的原因而采用绿色标签,”
马欣伯称,“我们正在研究,在他们得到绿色设计标签后,如何来保证绿色建筑的营运质量。”

编译:高良萍 发稿:王凤昌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