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冰冷的石头与文化创意,在世人眼中,似乎风马牛不相及。
  然而,连日来,记者在南安市发现,在低迷经济形势倒逼下,部分南安石材龙头企业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提出“创意石材”这一概念。记者从南安石材工业协会获悉,去年以来,南安先后有英良、康利、溪石等20多家传统石材生产企业将文化创意概念引入石材业。
  走进英良石材集团的创意仓库――“五号仓库”,天然奢华石材系列、半宝石系列、化石系列、水晶系列……完全颠覆了一般人对石材的印象。
  “我们要把石材也做成创意品、奢侈品,打造石材业的创意品牌和石材业的‘LV’。”英良石材集团总裁刘良说。而这个“五号仓库”,既是一个存放石材的地方,又是一个品牌的符号,里面珍藏着英良石材集团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奇特而又稀有的天然板材。经创意打磨,“五号仓库”里的石材最便宜的每平方米2000元左右,最贵的每平方米标价1.7万元。
  在近日举行的第十三届中国(南安)水头国际石材博览会上,南安市康利石材的“创意装饰‘石’尚秀”、溪石集团的“装饰一体化”、环球石材的“全球石材装饰整体解决方案”以及众多石材企业独具匠心布置的展位装饰等,无不折射出该市石材行业在龙头企业引领下,正由单一的制造向更具文化创意特点转变的思路。
  事实上,南安石材业涌现的这股创意潮,有着深深的经济背景和转型烙印。
  作为中国石材之乡,南安石材产量全国第一。目前,该市石材产量已占到全国石材产量的40%,出口额占全国的45%。然而,近年来,南安石材业所倚仗的劳动力、土地、石材资源、环保成本低廉的传统优势正在逐渐淡去,中低端产业扎堆、产能过剩等问题席卷而至,整个行业面临转型升级与“二次创业”的重要关口。
  在南安市石材工业协会会长王清安看来,去年以来,受房地产调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放缓、外需疲软、人民币升值等一系列不利因素综合影响,南安石材业面临销售难、利润下滑等一系列问题,正是在这种逆境下,部分石材龙头企业主动谋变,果断将石材与文化创意相结合,提升产品附加值。
  部分石材企业与文化创意结合后出现转机,坚定了南安石材人和当地政府发展创意产业的决心。为鼓励石材企业向创意进军,去年年底,南安市出台《南安市促进创意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3年内每年安排500万元专项资金,扶持石材企业的创意项目。
  为解决石材企业创意人才紧缺的问题,近期,南安已组织一批石材企业,奔赴国内众多艺术院校,将众多绘画美工、装饰艺术、色彩规划等艺术设计类的毕业生招至南安。一些懂技术、懂管理、懂市场同时还懂艺术的优秀设计人才更是被南安石材企业重金聘用。

摘要
福建省石材行业协会会长王伯瑶9日采访时指出,作为全国乃至东南亚地区规模最大、种类最齐全的石材生产、出口基地,南安不仅占据了中国石材的半壁江山,更朝着千亿产业集群的方向…
福建省石材行业协会会长王伯瑶9日采访时指出,作为全国乃至东南亚地区规模最大、种类最齐全的石材生产、出口基地,南安不仅占据了中国石材的半壁江山,更朝着千亿产业集群的方向不断努力。以目前南安石材产业良好的发展态势来看,打造世界石材之都已不是梦想。
说这话时,王伯瑶颇有底气。买全世界的石头,卖全世界的石头,事实上,在素有中国石材城之称的郑成功故乡福建南安水头镇,人们不难发现其在石材业的巨大影响力。
地处福建省东南沿海的南安,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和民族英雄郑成功的故乡。南安也是中国著名侨乡,现有海外华侨华人及港澳台同胞330多万人。
驱车行驶在南安水头镇的石荒料市场,240多亩的空间里广告牌林立,英国棕、印度红、越南黄、芬兰灰、瑞典黑、埃及米黄进口荒料石,加工后再从这里出口海外,这是上世纪90年代起水头石材业一贯的模式。
南安市委书记黄南康介绍说,石材业作为南安市的龙头产业、特色产业,集聚程度较高,产业链条完整,国际影响力强,循环利用发展渐成规模,已初步形成了专业化特色产业集群。
据统计,南安现有石材企业1500多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268家,从业人员近十万人,石材加工产量及进出口额占全国的60%,是规模最大、种类最齐全的世界级石材生产交易中心。
受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国内房地产政策调控等多重因素影响,国内建材行情普遍低迷,南安的石材业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艰难关卡。各显身手的石材企业是这场战役中的绝对主角,其中溪石集团的装饰一体化引人关注。
相对于中低端市场,高端市场进入门槛高,竞争不太激烈,利润也比较高。身为溪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王伯瑶说,作为福建最大的石材企业,他们在2008年就开始关注石材装饰领域,所谓的装饰一体化就是为客户提供石材设计、加工、安装一条龙服务,这对石材产品的要求更严格。
创意石材则给了会唱歌的石头更多音律的选择。走进英良石材集团的创意五号仓库,来自世界知名矿山的250多种稀有石材,经过精心处理,呈现出天然奢华石材系列、半宝石系列、化石系列、水晶系列等不同的风格。英良集团用文化和创意,彻底颠覆了人们对石材的刻板印象。
石材业跟风模仿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当一个产品有了口碑,就会出现跟风企业。英良石材负责人说,走高端品牌战略其实是被市场逼出来的,只有加入更多的创意设计,将石材差异化做到极致,才能与众不同。
为实现千亿产业集群的目标,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石材之都,从低碳环保到石材差异化,从打响品牌到走出国门,南安不曾停下脚步。
近年来,南安石材致力于壮大产业规模、调整优化结构、加强品牌建设、发展循环经济、打造产业集群。黄南康说。
按照规划,南安石材产业集群将围绕打造国际石材之都,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和区域特色的国际石材加工制造基地、全球石材贸易展示中心、世界石材专业服务高地,力争2018年产值达1000亿元人民币以上。

市场倒逼,制造产能需外移;节能减排,落后产能要淘汰。石材重镇南安在转型升级中面临的税源外流和增量下滑双重风险如何化解?答案是:发力龙头经济,向延伸高端产业链要增量。

“去年以来,我们淘汰了低端石材35%的产能,集中精力做高端石材,网罗了全球430多种稀有石材资源,将其带到南安加工。由于高端石材价格贵、附加值高,上半年,尽管低端石材产值大幅下降,但我们公司的总产值上升了25%。”11日,南安石材业龙头企业东星石材总经理蔡小楷说。

东星石材向高端石材转向,是南安石材业变革的一个缩影。

南安石材业历经20多年发展,产量占到全国的60%,出口额占全国的55%,产值近300亿元,是南安的支柱产业之一。然而,随着产能持续扩张,形成了大量的粉尘、碎石污染,节能减排任务艰巨起来。

治理污染,南安不手软。三年多来,南安先后关闭617家污染型“三无”石材企业及染板厂,并在规上企业推广粉尘、碎石再利用技术。至6月底,当地的粉尘、碎石回收利用率分别超过80%、95%,圆满地完成了节能减排任务。

生态环境好了,新问题出现了,仅关停污染型企业就减少40亿元的工业产值。如何填补因治污而减少的工业产值和财税?

2012年底,南安出台《促进石材业“二次创业”的实施意见》等举措,从融资支持、财税优惠等入手,鼓励当地石材企业向高端石材制造加工业进军,石材业的新变革序幕由此拉开。

一批石材龙头企业闻风而动,向下游创意石材和奢侈品石材进军。英良公司的“五号仓库”、康利集团的“创意装饰石尚秀”……近百家石材企业先后发力低碳、高端石材领域,引领南安石材业升级。

据统计,今年1-6月,南安石材业规模以上企业产值152.19亿元,同比增长7.6%。值得一提的是,来自高端石材业的占比达30%。而3年前,这一比例不足8%。

同时,南安致力于发展总部经济,加快发展与石材业配套的现代服务业,做大做强龙头企业。

“只要我们留住石材企业的总部,将附加值较高的设计、研发、贸易、结算等‘微笑曲线’两端留在南安,就可以持续做大产业增量。”南安市委书记黄南康说。

统计显示,目前已有50多家石材业龙头企业将总部设在南安,仅总部结算环节就新增税源数亿元。

“高端石材和总部经济崛起,化解了制造环节产能与税源外流的风险,推动了石材业转型升级,催生出新的现代服务业。”黄南康说。

在龙头经济的带动下,南安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产值达701.65亿元,同比增长14.7%。